第八十章 圈套:燕宁要抢亲!

    “子爵大人去哪了?”燕宁看向聂圆。

    “听说昨天进了村子后便累病了,现在还没有起得了床。”聂圆回道。

    “噢,那可不太好,去两个人把子爵大人抬过来,看看戏。”燕宁笑了笑,他如何不知道子爵大人的想法。

    “是!”聂圆点头,随即朝两名黑甲护卫使了个眼色。

    两名黑甲护卫马上快步离去。

    而与此同时,祭祀的号角也停了下来。

    按照大河村祭祀的环节,首先出场的并不是村长,而是杀好的三牲,由十二个头上绑着红布的汉子抬前。

    “咚咚咚呛!”

    “咚……”

    锣鼓喧天。

    十二个汉子四人一组的抬着三牲,一边向前走,还一边跳着祭祀的舞步,倒是有点扭秧歌的风范。

    而其它的村民们则是不停的叩拜。

    嘴里喊着各种各样的祈之词。

    比如:祈愿来年五谷丰收啦!祈愿来生抱个乖孙啦!祈愿来年娶个好婆娘啦!祈愿来年无病无灾啦……

    燕宁听着这些祈愿,倒是没有什么意外。

    迷信嘛!

    他可以体谅。

    三牲成功的摆上了三个木架。

    而接着,鼓乐声突然间就一转,由喜悦变成了喜庆,虽然,只有一个人相隔,但其中的意思却是完全不同。

    因为,这是婚庆之乐!

    “正戏来了,河神娶妻!”燕宁自然是知道怎么回事,目光下意识的向着不远处的一个位置看去。

    那里,一个红轿,由八名汉子抬着。

    这红轿并不是那种封闭的红轿,而是敞开的红轿,可以清楚的看到轿中的新娘正穿着一件出嫁的凤袍。

    “还真是小蝶啊?”虽然新娘戴着红头巾,可是,燕宁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对方,因为,在新娘出来的时候,头巾便已经“不小心滑落”了。

    虽然,一个妇人飞速的将头巾重新盖在了小蝶的头上,但是,这一幕还是正巧被燕宁看到。

    毕竟,小蝶在那一瞬间,正用一种“悲怜”“祈求”“不安”“惶恐”的复杂表情,向着他望来。

    说真的……

    戏还挺足!

    “不,我不嫁河神!”

    “呜呜呜……小蝶一生命苦,几日前刚刚年满十六,便要被你们逼着嫁给河神……不,你们放开我!”

    “……”

    小蝶仿佛听到了燕宁的“夸赞”,立即开始了卖力飙戏,在轿中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啼哭之声。

    可偏偏她就是不从轿中跳下去,就只是在那里哭啊,喊啊,闹啊,看起来十分的凄凉无助。

    村长的脸色渐渐的变了。

    因为,嫁河神的事情是抽签决定的,那时候小蝶刚刚到村子来,他还问过小蝶的意思要不要抽这个签,是小蝶自己说愿意。

    随即就抽中小蝶……

    这真不能怪他?

    怎么办?

    小侯爷可是在观礼啊!

    村长心急。

    但很快的,他看到妇人桑子正端着一盆新鲜的水果,向着燕宁的观礼台前走去,这让他的心稍微的安定了一点。

    他相信桑子应该是去将事情原委告之燕宁的。

    只要燕宁不插手。

    河神娶妻的事情,便算是定了。

    “侯爷,这是今天早上刚刚摘下来的水果,您尝尝。”妇人桑子到了观礼台前,便马上捧着一盆水果拜了下来。

    “给我吧。”一名黑甲护卫上前,接过水果木盆。

    “好的,各位官爷也辛苦了,大家都来吧,请官爷们尝尝我们大河村的水果。”桑子将水果木盆递上后,便又招了招手。

    马上就有五名汉子又端了十盆水果上来,都是将水果递到黑甲护卫的面前,却是都没有靠近的意思。

    而十八名黑甲护卫则是一个个连看都没有看面前的水果一眼。

    “官爷,为何不吃?都是新摘的水果啊。”桑子一脸疑惑看向黑甲护卫。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理会她。

    不远处。

    小蝶的嘶喊声还在继续。

    并且,她又一次扯下了头巾,用与刚才更加“深情”的目光向着燕宁看过来,其中用意已经相当明显。

    燕宁被小蝶这样看着,终于还是朝着小蝶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小蝶的表情明显的愣了一下。

    因为,按照她的想法,这个时候燕宁应该大怒的站起来,并且,呵斥大河村的村民才对?

    可事实就是……

    燕宁动都没有动。

    而且,还冲着她点头微笑。

    怎么回事?

    难道是隔得太远,没有认出来?

    “公子啊——”小蝶的心意一动,立即便大声的唱了出来:“小蝶的命,真的是好苦啊……”

    “侯爷,您吃水果。”妇人桑子再次开口。

    “世叔怎么还没有来?”燕宁扭头看向身后,按照时间来算,子爵大人应该快要到了才对啊。

    “公子啊——您看看小蝶吧……”

    “侯爷,这水果可甜了。”

    “公子啊——是奴家啊,昨夜小溪边……”

    “官爷们,你们也尝尝吧?”

    “……”

    两方较着劲。

    燕宁却没有一丝动容。

    让你们叫。

    你们试着叫破喉咙,看我理你们不?

    “我这个世叔,该不会一夜病死过去了吧?”燕宁一脸的悠闲。

    “来了,子爵大人来了!”马上便有黑甲护卫回报。

    而接着,燕宁也看到,子爵大人正被绑在一根木棍上,被两个黑甲护卫抬着飞速的向着他跑了过来。

    真惨啊。

    子爵大人恐怕还真的没有起床。

    毕竟,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头上都没有来得及整理,就这样强行被绑了过来,一脸的苍白。

    最主要的是,这种绑法……

    与杀猪何异?

    “放我下来!”子爵大人大声的抗议。

    “快,快放我世叔下来。”燕宁立即叫道。

    “是!”两名黑甲护卫立即领命。

    子爵大人终于被放了下来。

    但是,脸上却充满了怒火。

    “贤侄,你为何让人绑我过来?就算你是侯,我是子……可也不能如此……”

    “世叔莫要生气,你看那个祭献给河神的少女如何?”燕宁摆了摆手,随即朝着不远处正唱着公子的小蝶指了过去。

    “祭献给河神的少女?”子爵大人一时间不太明白燕宁的意思,但还是顺着燕宁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还真别说!

    子爵大人只看了一眼……

    便觉得比他家里的两个小妾都要漂亮。

    “怎么样世叔,喜欢吗?按照这个村子的习俗,这个少女今日就要祭献给河神,如果世叔喜欢,我便把她抢过来。”燕宁认真的点了点头。

    “抢……抢过来?”子爵大人惊呆了。

    而事实上,不止是他。

    村长和村中的几个有威信的老人同样吓了一跳。

    燕宁要抢亲?!

    不会吧?

    正想着,十八名黑甲护卫却已经动手了。

    “锵!”

    长刀出鞘。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斩向了他们面前的五个献上水果的汉子。

    “刺!”

    “噗!”

    鲜血飞溅。

    这个变故来得及快,太急,不止是子爵大人和村子等人没有反应过来,包括五名汉子同样没有任何反应。

    因为,他们还没有接到动手的命令。

    而且,按照计划……

    应该是由毒郎君先正面出手,他们再暗中偷袭才对?!

    为什么会这样?

    五名汉子倒了下去。

    “唉,这个世界,傻子真多。”燕宁实在有些无奈。

    一个妇人,五个汉子,献上水果后却是非常“守规距”的退到了一边,这摆明的和山村里的无知村民设定不符。

    所以……

    为什么你们会认为,我会一直等到你们先动手?

    而且,最最主要的是……

    你们真的认为,是我进了你们的圈套,而不是你们进了我的圈套吗?

    (集中说几件事:第一,有书友问上完三江,是不是下周要上架了?噢,请不要慌,这本书下周不上架,要等到三月一号。

    第二,感谢亲们对我岳父的关心,我岳父在10号晚上已经入住同济医院病房,虽然现在还未治愈,但血氧基本保持在95%左右,还可以,没有马上病危的迹象。同时,我岳母照了ct,并没有被感染,算是庆幸了!

    第三,武汉已经发出通知,不让出门了,我一直都没有出门,所以,暂时还能更新,应该没有中吧?

    第四,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