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就算一头猪也有它的价值(求订阅求支持)

    潘离天没有睁开眼睛,迷迷糊糊道:“老朽现在睡得就挺安稳……”

    “是吗?”

    陆州挥了下手。

    小鸢儿会意,活动了下拳头和筋骨,抬头道:“师父,您以前说不要欺负老弱病残,徒儿揍他合适吗?”

    “为师有说过这话?”陆州疑惑道。

    “没有,是徒儿记错了。”

    嘎吱嘎吱……

    骨节活动的声音响起。

    潘离天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向后挪了挪,害怕地道:“小丫头,老朽一把年纪,可经不起你这拳头!别过来……”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花无道看得迷糊。

    他将花月行送走以后,在回来的时候,这老乞丐就已经在山上了。

    魔天阁是何等地方,怎么会允许一个普通乞丐白吃白喝?

    花无道打量半天,也没能看出这老乞丐有什么特殊之处,不过,脸皮倒是很厚,胆子也很大。

    小鸢儿露出笑容,说道:“别怕,我打人不疼的!”

    脚下轻轻一踩。

    一个脚印出现。

    小魔头出手,其他的女弟子们纷纷转过头去。

    砰砰砰!

    数拳砸了过去。

    见状不妙。

    潘离天连连摆手道:“停手!停手……老朽服了,老朽服了。”

    他敢不服吗?

    “这还差不多。”小鸢儿满意返回。

    但是看到这里。

    花无道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说道:“你以前是修行者!?”

    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再怎么强横,也不可能挡得住小鸢儿这顿揍。但经过淬体的修行者,却完全可以挡住。

    老乞丐身上虽然没有任何元气波动,就和普通人一样,但小鸢儿刚才那一顿出手,他却只是象征性叫了几声,说明他以前是修行者。

    修行者修为被废除以后,淬体的强度还在,身体的强度,抗打击性,都要比真正的普通人强很多。

    这一揍,显出了原形。

    潘离天说道:“哪有什么修行者……老朽皮厚,一年四季皆是如此,几拳而已,受得住。”

    都这会儿还装。

    小鸢儿挥动小拳拳,说道:“那要不要在给你松松骨?”

    潘离天本能向后退了退,也不敢继续装逼了。

    陆州抚须道:

    “想在魔天阁睡得安稳,便要遵守魔天阁的规矩。”

    “老朽最守规矩。老朽这些年四海为家,每到一个地方,都很守规矩。”潘离天说道。

    “如此便好。”

    陆州看过金庭山的屏障,转身返回。

    潘离天瘫坐在地上,依旧是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

    “以你的身份和地位,大可好好享受晚年,为何会沦落至此?”陆州问道。

    潘离天摇摇头,笑道:“当乞丐多好,不要脸,就能有吃的。”

    “你的确不要脸……“

    “老朽脸皮不厚,吃饱喝足,老朽自己滚。”

    陆州看着潘离天,说道:“滚?何处?”

    “四海为家。”

    “喝了魔天阁的酒,还想走?”陆州说道。

    “嗯?”

    潘离天老脸一板,暗叫不妙。

    吃人最短,拿人手短。

    眼前这位魔天阁的主人,少了很多暴戾之气,语气和神态相较于眼前平和了很多。只是……这种平和,似乎比暴戾让人更加头皮发麻。

    “本座既然留下你,那便养得起你。”陆州说道。

    “哎,老朽不过是一乞丐,烂命一条,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干不了。”

    陆州摇摇头,不赞成道:

    “就算是一张桌子,一头猪,都有它存在的价值。”

    “有道理……”潘离天点点头,又忽然觉得不对,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猪的价值,不就是杀了卖猪肉?“要杀老朽?”

    “魔天阁做事,一向如此。”

    陆州居高临下,双手负在身后,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潘离天。

    四目相对,潘离天心中咯噔了一下……将目光移向远处。

    陆州就这么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应。

    潘离天也明白这句问话的意思……陷入沉默。

    沉吟片刻,潘离天说道:“老朽想起了一位故人。”

    小鸢儿噗嗤笑道:“什么故人不故人的……你孙子好着呢,这段时间不在魔天阁,等几天,你们就能见面了。”

    “……”

    哪壶不开提哪壶。

    潘离天感觉自己是被这个小丫头克得死死的。

    潘离天不理会小鸢儿,说道:“老朽见了他,再做决定。”

    “好。”

    陆州淡然回应,转身朝着东阁走去。

    陆州这一走。

    花无道再次打量潘离天,说道:“你孙子在魔天阁?”

    “潘重的爷爷。”小鸢儿指着潘离天,语气笃定地道。

    “……”潘离天彻底无语了。

    这事看样子是说不清了。

    花无道微微拱手:“原来是潘重的爷爷。”

    潘重在花无道面前那就是后生晚辈,花无道哪里了解潘重的背景,只是象征性打了招呼。

    “老朽不姓潘!老朽真的不姓潘!!!”

    众人一哄而散。

    老头疯了。

    陆州回到东阁中……昭月和端木生恭恭敬敬跟着。

    “师父……他不过是个普通的老乞丐,为什么要留下他?”端木生不能理解。

    “他还有用。”陆州说道。

    端木生不再有意见了,想起屏障的事情,说道:“四师弟至今未归,魔天阁又出现这般动静,徒儿担心外敌趁虚而入,徒儿愿意自损修为,修复屏障!”

    陆州摆摆手道:

    “屏障虽减弱了一半,却也不是鼠辈放肆之地。”

    按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屏障的作用远不如青玉坛和云宗那样的阵法。

    十大名门正道若是敢在围攻金庭山,陆州不介意多用几张卡。

    “都散了吧。”陆州进入阁中。

    “徒儿告退。”

    端木生和昭月离开了东阁。

    陆州阁内,便打开了系统的界面。

    同时在思考参悟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书的非凡之力的确很强大,但为什么会引动屏障的能量倒灌呢?

    他看了看天书界面。

    字符和以前相比,并未增多。

    这说明,天书显示的,依旧是人字卷。

    陆州目前所知道的天书人字卷第一个神通,便是音功类神通。

    那么天书开卷,开的应该是第二个神通,法灭尽智神通。应该是类似结定印的一种手段,只不过力量远远强于结定印。

    神通的威力,已经得到验证。

    根据陆州参悟的感觉来看……威力会随着参悟的推移,逐渐增强。

    而且,还会有第三个,第四个,乃至第五个神通。

    也就是说,天书开卷,是开启参悟神通的条件。

    陆州又看了看系统界面——

    剩余寿命:5236天。

    “嗯?”

    少了一千天!

    尽管陆州表面上很平静,但心中已经把系统全家问候了一遍。

    一万只神兽呼啸而过。

    骂归骂……

    一千天的寿命是的的确确少了。

    金庭山的屏障力量强力灌输体内的时候,需要极其强大的身体和修为才可以承受得住。

    否则,巨大的能量就会催促身躯老化。

    想来,寿命是被屏障的力量消化了一部分。

    这波参悟,真是血亏啊!

    不过总体而言,获得了一样神通,也算是有个心理安慰吧。

    陆州看了一眼抽奖获得的逆转卡。

    默念一声:“使用。”

    五张逆转卡同时化为点点星光,萦绕全身。

    东阁附近所有的生命能量汇聚而来,朝着陆州的身体之中迅速收拢。

    刚离开没多远的端木生和昭月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感知到巨大的能量波动,端木生眉头一皱:“师父又出事了?”

    “难道真的走火入魔了?”

    两人露出担忧之色。

    毕竟金庭山屏障的能量灌输,实在太过混乱。

    端木生摇摇头道:“不用管……”

    吃一堑长一智,师父他老人家搞出的动静还少吗?

    端木生反正老实了。

    昭月点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头也不回,迅速离开了东阁。

    生命能量汇聚完成,寿命增加了1500天。

    剩余寿命:6736天。

    可能是注意力的问题,寿命降低后,又恢复,让陆州没有特别的感觉。

    前后的感觉都差不多。

    “继续参悟天书。”

    陆州盘腿入定。

    有了两次神通的威力展示,陆州反而觉得,要在参悟天书上多下点功夫。

    至于法身……

    当然也要搞,只不过眼下获取法身的难度要比参悟天书高。两腿迈步,应该同时进行。

    很快,陆州进入了参悟状态。

    只不过和密室中的参悟感觉,已经完全不同。

    之前一旦进入参悟,是处于一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五感失去,陷入沉睡的感觉。

    现在,陆州能感觉到意识很清醒。

    陆州推断,这大概也是参悟天书得到的提升之一吧。

    转眼,来到了第二天。

    陆州还未睁眼,便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

    “师父……江爱剑飞书。”昭月说道。

    “何事?”

    “徒儿念给您听。”

    昭月将飞书拆开,念道,“老前辈,金庭山屏障闹这么大的动静,已经传到了十大派。局势恐怕对魔天阁不利。老前辈,给晚辈透个底,好让晚辈有个心理准备。”

    念完之后。

    昭月有些气恼地骂道:“师父,徒儿觉得江爱剑这个人就是个墙头草!”

    陆州说道:

    “飞书江爱剑。本座大限之前,谁也不能染指魔天阁!”

    “徒儿遵命。”

    与此同时。

    平都山,幽冥教,大殿中。

    于正海的目光落在了,坐在左侧的司无涯身上。

    “七师弟,你是说,金庭山的屏障力量削减了一半?”

    司无涯面色平静,言语之间透露着自信,说道:“我的人传递消息,不会有假。只不过……不知道内部的情况。老八似乎断了联系。”

    “原因?”

    “能量倒灌,应该是有人汲取屏障的力量。”

    两人心知肚明。

    在这魔天阁,除了师父,谁还有这个胆子汲取能量?

    “为什么就不服老呢?”于正海轻叹一声。

    “强行汲取能量,勉强能维持强大的修为,但势必会影响寿命。”司无涯说道。

    于正海点点头道:“若真是这样,师父他老人家,恐怕要麻烦了。”

    “大师兄要帮师父?”司无涯疑惑道。

    于正海摇摇头:“帮与不帮意义不大……”

    司无涯点了点头,于正海正忙着对付净明道,哪有功夫再去管其他的。

    “七师弟,依你之见,魔天阁局势不利,谁会第一个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