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老乞丐的身份(三更求订阅求支持)

    花无道敢用项上人头做担保,让众人感到有些惊讶。

    他出自云宗不假,但花月行出自罗宗,云天罗当初创下宗门,渐渐分割成云宗,天宗和罗宗三大势力,多多少少彼此之间有点嫌隙。同属一脉可以理解,最多帮腔说说话,但拿自己的命为一个数面之缘的人担保,这事能不奇怪吗?

    端木生说道:

    “花长老……你到底和花月行是什么关系?”

    端木生的表情仿佛在说,真是太巧了,你俩都姓花。

    花无道摇头:“我与她并无关系……还请阁主明察!”

    陆州抚须淡然道:“花长老,你跟她什么关系,本座不想问。花月行要入魔天阁,可以……本座便给她一个机会。”

    花无道闻言大喜,还没来得及说谢谢,陆州的话锋一转,继续道:

    “拿下昔日围攻金庭山的名门正派任何一个三叶以上修行者的人头,便可入魔天阁。”

    “……”

    花无道愣了下。

    “这……这……”

    他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端木生轻哼道:“我就知道你还是有异心……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还谈什么加入魔天阁。”

    师父的这个条件,让徒弟们很满意。

    你说你天赋很好,修为会变得很强,会成为魔天阁的强大助力,可你连一个敌人都杀不了,要来有何用?

    魔天阁可不养吃闲饭的。

    花无道躬身道:“好!既入魔天阁,那便有这个觉悟!”

    陆州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花无道离开了魔天阁朝着山下而去。

    “老八何在?”陆州问道。

    “八师弟在修葺凉亭,我这就去叫他。”端木生走了出去。

    不多时,端木生带着老八诸洪共步入魔天阁。

    诸洪共老老实实地往地上一跪,双手抬起,虔诚道:“徒儿拜见师父,师父千秋万世,福寿无疆!”

    “……”

    这货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啊,这种马屁也能拍得出来。

    陆州的目光落在了诸洪共的身上,语气很平缓地道:“魔天阁,待得习惯?”

    诸洪共连忙道:

    “师父,这本来就是我的家,我当然习惯!就没有地方比魔天阁还舒服!我住这……舒心!”

    “真的?”

    “徒儿句句属实……不敢有半点谎言。”诸洪共故意提高声调说道。

    看得端木生无语。

    昭月连连摇头。

    陆州的声音依旧显得很平静,说道:“和大家相处如何?”

    诸洪共大感意外。

    今儿师父是怎么了?这般嘘寒问暖……

    诸洪共没有感动,只有……别扭。

    “三师兄,四师兄很照顾我……五师姐没事也会跟我聊聊天,小……小师妹?”他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小师妹的人影,想起小师妹凶巴巴的模样,咽了下口水道,“小师妹温柔可人,大家待我都像家人一样。“

    “……”

    能厚着脸皮说出这般虚伪的话,整个魔天阁恐怕也就只有诸洪共了。

    “和老七相处得如何?”陆州再次问道。

    “很好!特别好……老七一直对我都很照……老,老七?”诸洪共脸色一变,说道,“师父冤枉,徒儿跟七师兄没关系啊!”

    诸洪共瑟瑟发抖。

    陆州说道:

    “那你说说看,老七是如何得知为师的行踪?”

    诸洪共哭丧着脸道:“老七的眼线遍及大炎每个角落,他……他当然知道!”

    “那你觉得魔天阁中,谁会是老七的眼线?”

    “……”

    说到这里。

    一切明了。

    事实上从陆州抵达安阳之时,便看出不少端倪。

    先是虞上戎给小鸢儿送礼,又是于正海送礼,然后江爱剑的消息基本坐实了背后有司无涯在布局。

    若没有人传递消息,他怎么可能对这一切了若指掌?

    明世因把诸洪共带回来的时候,便是司无涯授意……套中套的套路,也就司无涯敢这么玩了。

    “好啊八师弟……原来是你?!”端木生上去一把抓住诸洪共的衣领。

    诸洪共一身肥肉,重量不轻,但在端木生手中,就像是小鸡似的,被轻松地提了起来。

    “师父……请听徒儿解释!师兄……快,快撒手!”诸洪共憋红了脸道。

    端木生看向陆州,等待着他的表态。

    “为师就听你如何解释。”陆州说道。

    噗通!

    端木生手一松。

    诸洪共掉落在地。

    但他也不敢抱怨,连忙爬正了身子,跪着面朝陆州,说道:“无涯师兄……荷tui,叛徒!”

    他喘了两口气,继续道:“他像我发誓,绝不做不利于魔天阁的事,甚至还说,要帮魔天阁!所以徒儿才,才故意透露了师父的行踪。”

    “他这么说,你就信了?”端木生眼神睥睨。

    魔天阁大殿中一片安静。

    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

    诸洪共静下心来,认真道:“师父……说老实话,徒儿在猛虎岗的时候,一直都是七师兄在照顾徒儿……七师兄是喜欢玩弄心计,可是他的确没害过同门。大师兄和二师兄都很欣赏他。”

    说完,诸洪共大气不敢出,只是低着头。

    心中却在不断打颤。

    这下完了。

    轻则逐出师门,重则半身不遂。

    陆州没有急于惩罚诸洪共……因为他说的的确是实话。

    这些孽徒,除了叶天心勾结正道修行者以外,其他人的确没有对魔天阁做过不利的事。

    在修行界之中,世人依旧把这几名叛徒和魔天阁放在一起看待,没有区别。

    不过——

    虽无死罪,活罪难饶。

    这种孽徒,必须得严加调教。

    “将他押入思过洞……今后每日杖责五十。束缚修为……”

    “徒儿领命。”端木生拱手。

    诸洪共磕头道:“徒儿谢师父开恩!”

    端木生提着诸洪共离开了大殿。

    叮,严加管教诸洪共,获得200功德值。

    调教老八基本不再是问题,剩下三名孽徒,得想想办法,如何抓住他们了。

    陆州缓缓起身。

    是时候研究一下碧落残片了。

    “师父!”小鸢儿从外面跑了进来。

    “何事?”陆州疑惑道。

    小鸢儿指着魔天阁外的乞丐,说道:“这老乞丐宁死不走!花月行都走了……他非要讨口酒喝。”

    昭月疑惑道:“小师妹,金庭山可不是阿猫阿狗随便进的!快,把他丢出去!”

    “我丢了啊!可他自己走进来了!”

    “自己走进来?”昭月惊讶道,满脸不敢相信。

    “我觉得奇怪……就带他上来面见师父!”小鸢儿说道。

    金庭山的屏障,是由特殊的阵法组成。

    就算是十大名门正道的阵法,也无法和金庭山相比。

    竟会被一名老乞丐走进来?

    这种事马虎不得。

    陆州闻言,负手走下台阶,朝着魔天阁大殿外走去。

    魔天阁殿外。

    老乞丐躺在青石地板上,懒洋洋地看着天上的太阳,时不时地嘀咕道:“酒……老朽要喝酒……”

    “就是他!”小鸢儿指着躺在地上的乞丐。

    陆州来到了不远处,停下脚步。

    目光落在了老乞丐的身上——

    姓名:潘离天

    种族:人族

    修为:废除

    ——

    陆州没有说话,而是陷入思考。

    云三去了净明道之时,正巧碰上幽冥教进攻。

    门主莫弃和高手游红衣都受到重创,要不了多久,净明道恐怕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他一直在好奇,潘离天在哪……

    净明道最神秘的高手,和范修文同一时代的强者,却在一夜之间消失,不知所踪。

    没想到,会出现在魔天阁。

    老乞丐等得久了,催促道:“快……快,老朽等了好久的酒……”

    “老东西,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出去?”小鸢儿抬手抓住梵天绫。

    “小丫头,这么凶……不好,不好……”

    两声不好,气得小鸢儿咬牙切齿。

    正要动手。

    陆州抬手道:“拿酒来。”

    “啊?”

    小鸢儿和昭月有点没转过弯来。

    师父对一个陌生老乞丐,态度竟这么好?

    “徒儿这就去……”

    昭月微微欠身,去了北阁。

    片刻过后,昭月带着两名女弟子,捧着两坛酒返回。

    “酒,酒,酒……”

    潘离天的鼻子像狗一样灵敏,酒坛靠近的时候,便闻到了酒的香味。

    昭月将酒坛放在潘离天的身边,恭恭敬敬退到了陆州身后。

    潘离天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

    眯着眼睛,抬头一看,嘿嘿问道:“你……你,你就是魔天阁的主人?”

    陆州没有回答。

    而是随手指了一下地上的酒坛说道:“魔天阁的酒,百年陈酿。”

    潘离天眼前一亮。

    睁大了眼睛。

    他捧起酒坛,使劲在坛口嗅了嗅,夸赞道:“好酒!真是好酒。”

    “想喝吗?”

    “想,想……老朽太想了!”

    “如此甚好。”

    陆州走近潘离天,说道,“你既然知道这里是魔天阁,还敢闯进来?”

    潘离天打开酒坛,大口喝了几口,露出满足的表情,说道:“知道……老朽烂命一条,不,不在乎……”

    烂命?

    陆州也不拆穿他。

    而是饶有兴致地道:“你没有修为,如何避开的屏障?”

    “老朽也糊涂……老朽就是一普通乞丐!哪里懂什么屏障……”潘离天装聋作哑。

    陆州叹息摇头道:“堂堂净明道第一高手……竟落得这般田地,本座不知该不该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