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逐渐上道了的大小姐

    白潇他们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小灵不是第一次登门,一进玄关,就动作麻利地蹬掉了脚上的小板鞋,然后从鞋柜中取出属于自己的拖鞋穿在脚上。白鹇就相对落后了,虽然也不是第一次登门造访,但来的次数毕竟有限,鞋柜里可没有他的鞋。

    看着白潇她们纷纷换好鞋,他有些踌躇。

    “穿这双吧。”赵捷笑盈盈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双崭新的夏季拖鞋。

    “谢谢赵阿姨。”白鹇礼貌地表示感谢,然后接过拖鞋穿在脚上。

    “不客气。”赵捷笑着看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个白鹇长得倒是一表人才,一身干净合体的衣服,看上去十分清爽,相比于追求前卫的同龄人来说,没有过多的花里胡哨。配上他那鲜明的眉毛以及与眉齐平的飘逸刘海,整个人倒也显得非常潇洒干脆。

    这样的小伙子,从颜值上说的话,还是很容易得到赵捷这样的年轻妇女的好感的。

    ……

    为了小灵还有白鹇他们的到来,赵捷事先准备了一些水果。正巧刚吃过火锅,肚子里还有一股“火气”的白芷等人也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了,于是几个人来到客厅,就围着一盘水果拼盘吃了起来。

    白潇伸手拿了一片西瓜,这是大棚里的8424西瓜,经多次杂交,算是市面上比较好吃的西瓜了,瓤肉鲜红爽脆,让人一见了就食欲大增。一口要下去,果然甘甜多汁,熟度也恰到好处。

    化身吃瓜群众期间,白芷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小心地向母亲阐述了白潇给了她十万块钱这件事情,言语间小心翼翼,目光落在赵捷的身上,好像深怕赵捷会把她的钱拿走似的——要知道不骗孩子压岁钱的妈妈不是好妈妈,白芷小的时候可是深受其苦的,每次过年她都能收到一大笔压岁钱,正幻想着买自己喜欢的玩具呢,当晚钱还没捂热就被“上缴”了。

    有记忆的十几年下来,已经验证了这条规律。眼下自己又有了十万块“不义之财”,是不是也难逃厄运?

    不过这一次,赵捷倒是没有借着“替你保管”的名义把钱收走,而是瞪了白芷一眼,然后嘱咐她不要乱花钱。

    其实对于白潇给妹妹钱的事,赵捷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某种程度上,这是姐妹俩感情好的见证,她自然也不想在这件事上打击白芷的积极性。

    “哇!”白芷张了张嘴,她没想到自家老妈这回居然如此深明大义,居然一分钱都不收,把这笔巨款全部留给她了!惊讶之余,她马上高兴了起来。她本以为老妈就算不全部收走,拿走其中的**成,给自己留个一万多块钱已经是老天开眼了。没想到,最后居然全部留给了她。

    白芷高兴坏了,脸上的表情莫不是在诉说着她的心情。接着她忙反应过来,在老妈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她得赶紧开溜了,于是白芷就催促着小灵他们去楼上。

    白芷、小灵、白鹇他们上楼后,赵捷无语地摇了摇头,跟白潇道:“小芷那丫头,好像还担心我拿走她那十万块钱似的,都说了让她自己收着、不要乱花,还不信。”

    “可能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白潇帮忙收拾着客厅茶几上的拼盘果屑,弯下腰拿纸巾擦了擦桌子,笑着跟赵捷道:“何况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她一连被咬了十几年,估计不要说井绳了,就是织衣服的毛线绳大概都能把她吓晕过去吧。”

    赵捷愣了愣:“有这么夸张?”

    白潇一本正经道:“没钱的时候,无所畏惧,有钱的时候,胆小如鼠!”

    赵捷听后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笑了起来,拍了拍白潇的肩膀,“你这说得还真是形象,小芷刚才的样子确实胆小如鼠。”

    白潇笑笑,伸手接过毛巾擦了擦桌子。

    要说在家里,白潇与赵捷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赵捷虽然是白潇的后妈,但年龄上倒也只相差十几岁。今年四十岁的赵捷,原本是白振东的秘书。白潇的母亲沈奚雁在白潇还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之后家族方面要求白振东续弦的声音就一直没有断过,最终在长辈们的压力下白振东选择了与赵捷完婚,要说起来赵捷从女秘书到女主人,这一步跨越从结果论成败的角度,可谓是“平民逆袭”的典范。

    只是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白潇也不是那个直到母亲被活化,她哭着喊着“不要烧妈妈”的时候,才知道母亲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活过来的白潇了。现在的白潇已经长大成人,而在成人的世界里,是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的。

    况且与赵捷这么多年相处下来,白潇也认可了她的家庭女主人的地位。

    “对了,你先上楼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你爸那边还有事跟你说呢。”

    一边收拾着残局,赵捷跟白潇说道。

    白潇一听,点了点头,也知道自己今天领到了巨额资金,老爸那边有些交待也是正常的。就好比赵捷不放心妹妹怀揣巨款一样,自己这边拿到的可不是十万,而是数千万!

    想到这,她跟赵捷说了声,便上楼去了。

    到了书房,也没怎么敲门,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在白家,白潇和白芷进书房都没有敲门的习惯,用他们的话说,在自己家里,搞那么见外干嘛!没准敲门,反倒打断了老爸办公的思路呢。

    果然,白潇进去的时候,白振东正在看一份文件。白潇悄然站在旁边,一直等到白振东看完文件,才轻咳了声,声明自己的存在。

    其实她这个举动完全没有必要,身为明尊境御灵者的白振东又岂会不知道一个大活人进了自己的书房?不过人与人之间,需要一个动静打破沉默,而破坏原有的秩序是需要承受一点“无礼”的指责的,白潇作为女儿、一个后辈,需要把这个“锅”背起来,这是她从礼仪里学到的。

    而什么是礼仪呢,礼仪是一种高雅的处事之道。

    这就好比一个人用工作的时间外出做了一点私事,回来后领导问起为何不在岗位上?这个人回答——为了后续实验的顺利进行,我去楼下资料间查阅了些资料,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而且说这话的时候一定要脸不红心不跳,要理直气壮、义正词严。

    虽然他知道,领导不相信他的解释;而领导也知道,他知道自己知道这一点。但这个解释却是必须的,这是程序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

    你知道我在胡扯;

    我知道你知道我在胡扯;

    但我还是要胡扯且不能明说我在胡扯!

    这样,这件事就过去了,谁也不尴尬。

    嗯,这就是礼仪的魅力啊!

    双方的礼仪,就是一种默契,谁也不制造尴尬,并且都让对方觉得舒舒服服的。而单方面的礼仪,那就叫迎宾了!即,脸上笑眯眯,心里mmp!

    白潇发现,经过了几天的“大小姐培训”后,自己在这方面忽然有了些独到的见解与行动力,慢慢摸索到怎样成为一个大小姐了。需要学习的东西真的很多啊。

    白振东一早就知道白潇进来了,等自己把文件看完,听到她轻咳一声,不知为何,听到这清脆的声音,他忽然有点被萌到了。

    果然,一个长得漂亮的女人,一旦把礼仪学会了,那言行举止间,杀伤力也就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