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五十万“巨款”

    啪!圆滚滚的西瓜放在案板中央,白芷的手松开后,还非常有灵性地滚了滚,被白芷再次用手按住。这时白雨臣从一旁找来了西瓜刀,于是白潇、白芷自觉让开,让这位大哥来切瓜。

    白雨臣皱了皱眉,怎么都觉得在两个妹妹的面前,自己这个白家的长孙,好像成了工具人。

    不过也无关紧要,多大的事!白雨臣思绪片刻回转,随着狭长锋利的西瓜刀落下,嘣的一声脆响,西瓜刀刚刚扎进西瓜的表皮,整只西瓜就应声碎裂成了两半。

    “嗯,已经熟透了。”看着西瓜碎裂后露出了红红的瓤肉,白潇俯下身琼鼻靠过去闻了闻,一股淡淡的水果香味扑鼻而来。

    一般而言,有香味的西瓜味道肯定差不了。

    白芷挑选的这只西瓜很大,白雨臣一刀下去将它切成两半,之后又落下几刀,切成了一片片。白雨臣的刀工很不错,切好的西瓜几乎每一片的大小都非常一致,看上去绝对赏心悦目,是强迫症患者的福音。

    白潇看了不禁投了一个夸赞的眼神过去,然后伸手取了一片,便张嘴吃了起来。

    白雨臣无所谓地笑了笑,问道:“味道怎么样?”

    “很不错,甜!”白潇眼睛瞪了瞪,真心觉得手中的瓜味道实在不错。囫囵吞枣般几口下去,腮帮子便鼓了起来,当然漂亮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漂亮的,即便鼓着腮帮子吃瓜,也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真的吗?”白芷和小灵一听,也各自取了西瓜开吃,白鹇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反应倒是慢了一拍,见白潇、白芷、小灵都吃上了,也拿上一片吃了起来。

    白雨臣笑了笑道:“梁爷爷种瓜的水平是咱们村出了名的,我记得小的时候,还看到他挑着担子坐在村口卖西瓜呢。”

    “嗯,我也有些印象。”

    白潇脑海中闪过了记忆的画面,实在难以想象,彪壮如屠夫的白梁,竟会坐在村口卖瓜,当时没觉得什么,但现在回想起来,这画面实在是太淳朴、太亲民了。

    印象中,蛇皮袋往地上一铺,摆上十几只圆滚滚的大西瓜,白梁则戴着斗笠,坐在一旁,有顾客来了就热情的招呼,用的还是那种菜市场的那种电子台秤!顿时,一副高人的形象就出来了。毕竟,白梁可是一位在村里数得上号的大佬啊!

    “当时的瓜多少钱一斤来着?好像五毛钱……我记得还买过……”

    现在想想,五毛钱就能买到御灵者大佬亲自呵护、种出来的瓜,实在太便宜了。

    如此想着,白潇发觉手中的西瓜越发的甜了。

    一口气吃了三片,五个人很快将整只西瓜解决掉。之后到一旁的水龙头处洗了洗手,顺便抹了下嘴,这时白芷凑了过来:“姐,之前老爸叫你去宗祠那边干嘛啊?”

    “哦,老爸叫我过去,是跟我谈家族给我钱的事。”白潇尽可能地用平淡的语气道,可毕竟是三千万的大事,她的唇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微微上翘了起来。

    一副守不住秘密暗自释放着心中喜悦的女人模样。

    “啊,家族给你钱了?”白芷惊叹一声,“就是二十二岁给的那笔钱?”

    “嗯。”白潇“淡定”地点头。

    “有多少?”

    白芷问了句,还不等白潇回答,就看到了白潇口袋里那露出了一角的信封,眼睛顿时一亮,连忙探手抢了过来,然后拆开,准备亲自见证一下。

    白潇见她已经动手抢走了信封,也就不着急说了。反正信封里就一张银行卡和几张支票,到时候妹妹还是要问她的,到时候装逼也不迟。

    白芷很快就拆开了信封,那张金色的银行卡被她直接略过,当看到五张面额十万的支票时,一丝惊讶的表情从她脸上闪过。

    “五……五十万?”

    她嘴唇微微颤抖,语气不那么淡定。

    白潇看着她那没有出息的表现,感到很无语,白了眼:“五十万很多吗?”

    “姐,五十万呐,这难道还不错吗?一共可以买多少草莓奶昔,多少提拉米苏啊?!”

    草莓奶昔、提拉米苏?你就是以这些甜点为衡量单位的?听到白芷的话,回过神来的白潇,表情古怪地说道:“你就这点出息?”

    “什么啊!”白芷闻言不乐意了,这可是五十万,五十万啊!白二小姐,何曾见过这样的大钱?

    白潇盯着妹妹看了一眼,好吧,她承认自己有点高估妹妹了。毕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高一,不,高二学生而已。虽然有着穷养儿富养女的传统,可也不能太富养了,白芷一个月的零花钱大约一千五百块钱,看似不多,但考虑到她的一日三餐、护肤品、衣服等等都是家里提供的,而本身在学校里,又没有太多消费的地方,一天五十零花钱,已经很多了。

    所以五十万,对于白芷这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孩子而言,真心是天文数字。

    这就是养在家里的坏处啊,整个人眼界都低了。

    啧啧,白潇嘴唇轻抿了下,她现在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妹妹真相。要是告诉她自己拿的不是五十万,而是三千万,对于她来说,会不会造成的冲击太大了?

    嗯,等她再长大几岁,有了独立掌握财政的能力,大概就不会觉得五十万很多了。

    这时白雨臣也走了过来,看到白芷手里正拿着支票在那看着,顿时明白先前二叔让他过来叫白潇是为了什么事了。

    “潇潇已经拿到自己那份资产了?”他笑了笑,俊朗的脸上浮现笑容。

    “嗯,拿到了。”白潇也不隐瞒,大方地承认。

    “哥,你看支票,十万的面额呐,足足有五张!”

    白芷卖弄似的抖了抖手里的支票。虽然她知道,堂哥作为长孙,拿的钱肯定比姐姐的多,可五十万也实在不算少了。毕竟这等于是额外的零花钱,以自己一千五一个月的标准,足足相当于二十几年的份!果然,长大了就是好!

    “五十万?”白雨臣闻言,看向白潇。

    “额!”白潇捂脸,忽然觉得有些丢人。

    “行了小芷,这五十万只是可以马上提现的现金部分而已,家族这次给我的资金,总的数量不止这些的。”

    “不止这些?!”白芷震惊了,俏丽的脸蛋满是惊讶。

    不理会妹妹的颜艺表演,白潇从她的手中将支票拿了回来,想了想,她问道:“小芷,你有银行卡的吧?”

    “嗯,有的!”

    白芷已经年满十六周岁,具备了独立办理银行卡的资格。说起来她的银行卡里已经积累了不少零花钱。

    “这样啊。”白潇淡雅地笑了笑,将其中一张支票递给妹妹,“这个给你,等会儿有空咱们去趟银行,把它兑成钞票存到卡里。”

    “给我?”白芷瞪大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伸手去拿。不管怎么说,这金额有点大,要是老爸老妈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骂她,别是拿鸡毛掸子抽她。

    “拿着,不要我收回来了。”

    “诶诶,我没说不要啊。”

    见白潇真的要收回去,白芷马上反应过来,连忙将那张支票接过去,握在了手里。

    “财迷!”白潇笑骂了句,看着妹妹那与自己颇有些相似的脸蛋,此刻洋溢着笑容,脸上的那双眼睛晶闪晶闪的,还真是透着几分财迷的光彩。

    嗯,和自己有些像。

    当然,妹妹是怎样的脾性白潇还是知道的,也不怕这十万块钱给她后会被她一下子挥霍掉。

    白雨臣全程看着姐妹俩的交谈,他淡淡笑了下,一副看戏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