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送机遇的人呢?

    无尽的海洋上,一列火车飞驰而过,激起微小的浪花。

    第五节火车中,一位原本趴在小桌子睡觉的青年突然间抬起了头。

    他茫然的看着四周,露出了不解。

    他记得他叫郑跃,但是他不应该在这里的。

    而且这里是什么地方?

    郑跃看着外面的大海,有点转不过弯。

    不过让郑跃奇怪的是,为什么年轻时候的记忆会那么清晰,本应该忘记了才是。

    随后他下意识拿出手机。

    是的,这是因为年轻时候的记忆而做出的下意识,实际上他本应该没有手机的。

    而当他拿出手机后却意外的发现,时间有点不太对。

    上面显示的是,2020.3.10。

    郑跃有些发愣,随后手机屏幕暗了下去,他看到的居然是很年轻时候的他。

    重生了?

    这还真是让人,无奈啊。

    郑跃都已经接受了死亡,可最后他不仅没死,还重生了。

    重生的时间段,居然是他开始修真之前。

    这是一列行驶在海面上的列车,它不是给普通人坐的,能坐上这列火车的,不是修真者,就是修真者介绍来的人。

    至于他,是误入这列火车的。

    他记得当初自己在列车上睡到了终点站。

    而他身上的火车票,也变成了准考证。

    是的,准考证,火车站的终点是修真都市,一处不在正常世界中的都市。

    那里基本就是修真界。

    而这列车上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去考试的,考入修真学校。

    那时候的他非常的茫然,可最终还是顺利的考入了修真学校,只是过程有点与众不同罢了。

    郑跃记着,他的车票在外套的口袋中,这个时候拿出来,应该就是准考证了。

    接着郑跃伸手去摸索口袋。

    只是摸索了一阵,郑跃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别说准考证了,就是他的车票都没了,这就让他不解了。

    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或许是有人半路给他的吧,毕竟他当初是一路睡到终点站。

    那么现在是不是应该继续睡?

    犹豫了下,郑跃就想看看四周,如果没有什么收获的话就继续睡吧。

    至于到底会不会有准考证,他并不在意。

    只是当他刚刚转头的时候,郑跃就看到旁边的位置,有个少女一脸气愤的看着他。

    郑跃愣了下。

    然后道:“你的位置吗?”

    郑跃知道自己坐错车了,所以理论上他是没有位置的。

    现在身边一位十五六岁的女孩不善的看着他,怎么看都像自己占了对方的位置。

    这时候那个女孩道:“你也知道?你再不起来我就要把你叫起来了。”

    郑跃心里好笑,上一世他到最后都没有被叫起来啊。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既然看到了就没有必要坐在这里了,毕竟占着别人的位置。

    “很抱歉,我这就离开。”说着郑跃打算起身离开。

    这把那个女孩给看愣住了,她还以为对方会狡辩这是他的位置呢。

    没想到对方连看票都没看,就给离开了。

    自己太凶,吓到对方了?

    不过离开了也好,省得她家姐没地方坐。

    郑跃离开了,只是并没有去拿行李,因为行李不轻。

    等到终点站,他可以再过来拿,并不耽误什么事。

    既然重来了,自然要融入其中。

    习惯着做个普通人。

    至于最后要不要去修真,怎么说呢,并不怎么想去,也不想认识什么人。

    尤其是某个人。

    可是不修真又能干嘛呢?

    他,也没有家人啊。

    最后郑跃摇头,上一世他很强,强到什么地步呢?

    强到在他已知的人中,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他战败过无数天骄,斩杀过无数强敌。

    到后来,只要他愿意,没有人可以承受的住他一个眼神。

    所以这次他没有什么特别想变强的心思,因为给他时间,他注定是一位强者。

    至于遗憾,上一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遗憾。

    该做的都做了,至于该还的,在他死后应该也还了吧。

    所以他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那么他完全可以彻底的做自己了。

    这般想着郑跃就打算往后面走去。

    不过当郑跃走到这节车厢车尾的时候,却不由得在心中咦了一声。

    在这节车厢尾部,有个光着头的男人坐在靠窗的位置。

    这个位置只有一个座位。

    当然这不是让郑跃惊讶的地方,让郑跃惊讶的是,这个位置有机关术改造的痕迹。

    机关术最适合的是做傀儡,在新手期间单纯的机关术,倒也是颇有威力。

    比如这个人的针形机关术,是最容易杀死没有防备的修真者的。

    无形无声。

    郑跃只是随意看了他一眼,就很自然的回过头。

    那个人看似很紧张,而且靠近窗口,一副随时要夺窗而出的样子,

    而他的目光,一直放在左前方位置。

    如果郑跃估算的没错的话,那个机关术对应的,应该是他刚刚坐的那个位置旁边,也就是那个女孩所坐的位置。

    郑跃有点好奇,好奇这个人上一世有没有成功。

    不过刚刚那个女孩他是不认识了,从未见过。

    可能是死在这里了吧。

    那时候他在睡觉,难说火车上有没有发生点什么。

    不过居然没有惊醒他,这倒是不正常。

    郑跃的思绪一瞬而逝,他随意的拿出了一张钱,十块的钱。

    然后两个步伐的时间,郑跃直接把这钱卷成很细的“针”,最后在迈过那个座位的的瞬间,轻描淡写的插到了机关关键位置。

    虽然变成了普通人,但是郑跃的动作依然很完美。

    这就是经验的功劳了,对力的运用,对时机的把握。

    以及对自身的认知。

    至于帮那个女孩的原因嘛,就当是座位的费用了。

    上一世的,加这一世的。

    至于有没有被发现,以那个光头的状态,根本不会在意他。

    这是个没有经验的新手。

    之后郑跃离开了这节车厢,进入第六车厢后,郑跃往后看了一眼。

    他发现自己之前做的位置,有个女的坐上去了。

    而旁边的女孩也在一边笑着说什么,两个应该是认识的。

    至于是谁坐上去,郑跃不知道,回头的时候,只看到长发落下。

    不过郑跃对此也不在意。

    能做的,他已经做了,至于结果嘛。

    听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