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一切都是…的选择

    “玖师姐,那道金光是什么?”

    小琼峰的棋牌室内,那道功德降临时,身着练功服的少女雨诗小声的问着。

    窗边,蜷腿坐在窗沿上的酒玖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扭头看向窗外,手中提着的玉质酒葫芦轻轻晃动。

    这酒葫芦是她修成天仙后,师侄李长寿赠送的贺礼,可以装几缸美酒,还能给酒提味。

    酒雨诗眨眨眼,忙道:“刚才还有的,怎么不见了呀。”

    “那个方向……嗨!”

    酒玖摆摆手,有些不以为然地解释着:“那是小琼峰上的丹房,算是你长寿大师侄的专属修行场所,肯定是他又搞了什么丹药出来。

    师妹呀,不用多关心那边,你这个大师侄玄乎的很,明明只是个小弟子,却……

    啧啧啧,嘿嘿。”

    “我师兄怎么了吗?”

    正在角落床榻上打坐的灵娥,闻言睁开一双灵动的眸子,长长的睫毛略微晃动,在轻声问着。

    酒玖笑道:“刚才有道金光……呃,掌门怎么过来了?”

    一听掌门二字,灵娥和酒雨诗也聚到了窗边,看向小琼峰空中。

    季无忧来的快,走的也快,在空中低喃了一声,就随之背着手飘然离开。

    他只负责洗地,这里具体发生什么事,只要不是炸了度仙门,都随意。

    “掌门在这里有布置阵法?”

    酒玖歪了下头,嘀咕道:“我怎么感觉,掌门好像是在帮谁打掩护呢,奇怪。”

    “师叔多虑了哦。”

    灵娥轻声说着,身着浅绿流苏长裙的她,越发的靓丽可人,“师兄哪有这么大本事,能让掌门打掩护呢。”

    “这世上的事,谁又能说得清呢?”

    酒玖双手一摊,“就跟那年,带你师兄去北洲之前,也不会想到今天,本师叔会被你师兄一个小琼峰的普通弟子给养起来呀。

    你看我现在,喝酒喝你师兄的,丹药用你师兄的,灵兽吃你师兄的,在这里睡的也是你师兄的。

    你师兄如果对本师叔提出一些非分的要求,师叔我都不好意思拒绝呢。”

    灵娥顿时以手扶额,总感觉小师叔这是在找借口,想对师兄采取主动攻势……的说。

    雨诗纳闷道:“师姐,您不是长辈吗?”

    “傻孩子,”酒玖抬手摸了摸少女雨诗的脑袋,柔声道,“等你长大了,有修为了,你就知道这个大师侄的好了。

    什么长辈不长辈的,你那灵丹品质的充饥丹,它不香吗?”

    “香!

    可是,这位长寿大师侄,真的这么……神奇吗?”

    正此时,门外传来了一声笃定的回答:“当然。”

    酒玖轻笑了声,吐槽一句:“就知道,小琼峰只要一有动静,你就会迫不及待的跑过来!”

    阁楼外,一抹倩影伴着酒玖的调侃款款而来。

    她身着一袭冰蓝长裙,玉足踩着浅白布靴,脚踝束着冰蓝丝带,青丝长发简单束起马尾,迈着轻盈的步子飘来。

    纤腿蜂腰不必多述,她一双秋眸剪秋水,三分英气伴柔情,自然就是不少度仙门弟子心底向往的冰清玉洁冷仙子……

    有琴玄雅。

    “玄雅见过两位师叔,”有琴玄雅盈盈一礼,酒雨诗连忙还礼,酒玖却是喜滋滋地笑着。

    一旁灵娥柔声道:“师姐是被那金光惊动了?”

    “嗯,”有琴玄雅温柔的点点头,又看向了酒雨诗,颇为认真地说道:“刚才雨诗师叔说起长寿师兄。

    其实这是不必有疑问的,长寿师兄何止神奇,在玄雅眼中,他应是世上无二的炼气士。

    他博学广识,不仅通晓修行之法,对无为大道领悟极深,又擅阵法、擅炼丹、明笔墨、通音律,更是通晓人情世故,凡事都能处理的面面俱到。

    而且长寿师兄最……”

    “师姐!”

    灵娥连忙走了上来,拉住有琴玄雅的柔荑,“咱们去楼上说这些,莫要在雨诗师叔面前说这个了。”

    有琴玄雅有些不解,“可是我说的有半点不对之处?”

    “这个,不是,”灵娥眨眨眼。

    这话该怎么说?

    总不能直接说,她们要预防雨诗师叔对自己师兄动心什么的吧……

    “哎呀,走啦!”

    灵娥不管不顾,直接用出撒娇**,拉着有琴玄雅朝一侧楼梯而去。

    有琴玄雅虽不明所以、意犹未尽,但还是任由灵娥拉着,去了二楼私语。

    窗边,酒雨诗小脸上满是茫然,求救般地看向了酒玖。

    酒玖笑眯了眼,言道:“看到了吗?那位长寿师侄的恐怖之处。”

    酒雨诗更迷糊了些:“这个……师姐能说详细些吗?”

    “你看灵娥和玄雅,都是咱们度仙门中难得一见的修道良才,长相身段更是不用多说,你师姐我身为女子都觉得她们甚美。”

    言说中,酒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累赘,叹道,“也就有这么一点优势了。”

    酒雨诗更是满头雾水,“这跟长寿师侄有关系吗?”

    酒玖笑道:“你还没看出,灵娥和玄雅都钟情长寿吗?”

    “这个倒是看出来了……”

    “炼气士不比俗世,男子侍妾成群,炼气士的道侣,大多情况都是一男一女。”

    酒玖叹道:你看看,两位这般美貌的女子都倾心于长寿,长寿有多香,懂了吧?”

    酒雨诗面露恍然,认真地点点头。

    酒玖又叹道:“关键是,灵娥和玄雅还如此要好,丝毫没有争风吃醋这种事发生,你师姐我呀,这么多年想看戏都看不成。”

    “对哦,”酒雨诗低声道,“仔细一想,这般倒是颇为神奇。”

    “更神奇的来了,”酒玖双手一摊,“据我所知,两人都对长寿表明过心意,灵娥更是以推倒师兄为修道的目标,玄雅也是把长寿师兄挂在嘴边。

    甚至就算长寿脚踏两条船,她们八成都会毫不迟疑的答应。

    但长寿……都拒绝了她们。”

    “啊?”

    酒雨诗妙目瞪大,“这两位姐姐……呃,这两位师侄都已是顶着天的女子了,长寿大师侄还不满意吗?”

    “你看看,不懂了吧?”

    “请师姐赐教。”

    酒玖淡定一笑,耸耸香肩,颓然一叹,“其实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但又觉得这样挺正常的,也确实是小长寿能干出来的事。

    可能,长寿是怕道侣比较麻烦,有更多因果吧。”

    酒雨诗纳闷道:“又怎么会有更多因果?他们不已经是师兄师妹了吗?”

    “大抵就是,你看玄雅,她现在只是长寿的同门师妹,那她在外遇险,长寿估计是会慢悠悠地飞过去,制定好计划、稳妥的救人。

    如果玄雅成了长寿的道侣,那长寿就要唰的一声破空而去,不假思索就要救人。

    这里面还是有差距滴。”

    酒玖拔开酒塞,仰头灌了一口。

    酒雨诗低头沉吟几声,突然问:“那师姐你呢?师姐应该也看上长寿师侄了,对吧?”

    “噗——咳咳咳!别乱说!”

    又听一旁响起轻微的脚步声,灵娥与有琴玄雅裙摆飘飘,联袂而来,开始关心起了酒雨诗这半个月修行的结果,将话题从师兄身上引开。

    不多时,阁楼中莺莺燕燕、笑语不断。

    某个假装路过此地的白发老道脚下一顿,拐了个弯,负手去了隔壁灵兽圈中,看一下灵兽们的健康状况。

    这就是小琼峰百年难得一遇的——峰主视察。

    ……

    ‘陆压。’

    丹房中,李长寿负手而立,一边观察门内情形,一边思量着玉帝陛下刚交代下的任务。

    这才上天多久,怎么就开始帮玉帝陛下做脏活了?

    嗯……

    自己原本的计划中,这些活,其实该让文净道人来干。

    可惜,文净道人现在还不能暴露……

    斩仙飞刀,陆压道人,又岂是那么好对付的?

    因为钉头七箭书的存在,自己现在又多了一个,让自己真实身份不能暴露的理由。

    其实要除掉陆压道人,虽然困难,也并非无法做到。

    只是一来风险太大,一个不好就会成为陆压不死不休的死敌;

    二来因果当真太大。

    如果按道门典籍所言,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一切未发生之事,早已在天道的演化。

    自己把陆压搞掉了,封神量劫剧本必然会改变,这背后也会产生极大的‘连锁效应’,导致无数未知之事。

    李长寿并不想谋算封神,他躲都来不及;

    封神量劫中,除却神位与功德,以及一些得到灵宝的机缘,也没什么好谋算的。

    当然,如果按李长寿自己理解的那般,封神大劫对于自己此时所处的、这个时间节点的洪荒来说,只是未来的某个可能性。

    如果陆压意外没了,这个可能性就会出现变化;

    但与此同时,天道存在收束之力,将各条世界线重新收束,在未来某个节点,再次回归原本的可能性,使得量劫大致不变……

    嗯,一切都是造化玉碟的选择!

    “这事也急不得,需要一步步谋算,牵扯也是颇多……”

    李长寿伸了个懒腰,心底流转着各种复杂的念头,又看到师父在灵兽圈附近闲逛,想了想,离开丹房,驾云飘了过去。

    熊伶俐正兴致勃勃的跟在齐源老道身后,详细讲述每一只灵兽的故事,从繁殖、接生,到饲养、宰杀,再到烹饪以及厨余垃圾的处理……

    “表兄来了!”

    熊伶俐先发现了李长寿,顿时兴奋地用力挥手。

    李长寿含笑向前,对师父行礼问候,就与师父一同在此地‘闲逛’。

    不多时,李长寿就带着师父,逛到了小琼峰皇家棋牌室中。

    酒玖、灵娥和有琴玄雅,正在共同指点酒雨诗打坐,教她如何运转气息、感受自然道韵。

    她们三个都是门内年轻一辈、前·年轻一辈中,悟性、资质屈指可数的仙才,指点酒雨诗自然绰绰有余。

    “长寿师兄!”

    有琴玄雅一见李长寿,整个人都泛着光,口中喊着、脚下迈步,已是主动迎了上去。

    “师兄……呃,师父!”

    灵娥刚想把自己点亮,见到师父又迅速蔫了下去,连忙行礼。

    一旁的酒玖却是促狭的一笑:“齐源师兄呀,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呀?”

    齐源老道干咳了声,笑道:

    “只是过来看望下两位师妹。

    那个,我小琼峰上宝物不多,就是清净,两位师妹在此地修行,若是缺了什么,尽管对我言明。”

    酒雨诗躲在酒玖身后连忙行礼,小声道:“多谢师兄。”

    齐源老道面容虽镇定,但宽袖中的手臂却轻轻震颤了几下。

    李长寿向前迈出半步,刚好为师父遮掩住这般失态。

    李长寿笑道:“师父不用担心,弟子已经安排妥当。”

    “哎呀呀,”酒玖淡定的看天,“齐源师兄,你的两个师妹,最近酒不够喝了呢。”

    齐源忙道:“雨诗还未能踏上修行路,年纪也幼小,可不敢让她喝酒!尤其是仙人灵酒!”

    酒玖眨眨眼,刚想敲李长寿竹杠的她,此时也禁不住泛起了少许罪恶感,连忙解释自己没给酒雨诗喝酒……

    一旁李长寿轻笑了声,又拿了一只宝囊出来,里面有美酒灵丹,自是早就给酒玖备下了。

    陪着师父在此地呆了一阵,李长寿就与师父一同离开。

    能看出,师父已是颇为满足,回去的路上一直低声喃喃:

    “她竟喊我做师兄,当真奇妙,妙啊。”

    李长寿委婉地提醒道:“师父,您还是把自己心态放年轻些,相由心生。”

    齐源板起脸来,教训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师父是这般人吗?

    为师都已千多岁了,她才多大!”

    “这个,师父您要用长远的眼光看待这个问题,”李长寿笑道,“现在是这般,千年后呢?两千年后呢?三千年后呢?

    师父,是不是感觉能接受了?”

    齐源不由一怔,却还是颓然叹了口气,摆摆手,驾云而去。

    李长寿轻笑了声,转身回了丹房中。

    随师父去吧。

    李长寿继续思索陆压之事。

    这事,就跟自己渡劫一样,若是没有九成八的把握,最好还是不要主动出手。

    但自己不出手,不代表陆压不会对自己出手……

    李长寿回到地下密室,看了一阵墙上挂着的稳字,又看向了一旁刚挂上没多久的灵宝图。

    归根结底,还是实力问题。

    而自己现如今道境已经提升的十分缓慢,顿悟差不多要隔半个月才能来一次,灵宝确实是提升自身、充实自我的便捷路径。

    坐在书桌后,李长寿拿出一摞摞的纸人,开始制作最新版本的纸道人,提笔在这批纸道人背后,写下了一个个宝字。

    半个月后,二十多只实力堪比天仙境后期的新型纸道人,整整齐齐地站在桌面,对着李长寿齐刷刷地敬礼。

    李长寿打了个响指,这些纸道人同时转身,跳到一旁车字纸道人的双肩背包中;

    车字纸道人摇身一变,化作一妙龄少女,施展土遁消失不见。

    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