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凑了个整

    一大清早,将视频上传完毕。

    等到通过审核,估计还得再花上个半天。

    这也没办法,哪怕是他,也没有特殊审核通道,一样得乖乖排队。

    离开房间,走去阳台散了散个步,顺便把晾着的衣服收起。

    本来预定是今早出发去魔都的,但昨晚家里的一通电话,让他不得不更改了自己的黄金周计划。

    关琅看了眼时间,早上9:05。

    车应该快到了。

    就在他思忖的时候,手机来电铃声响起,正是他在等的关妈的电话。

    “喂,妈。你们到哪儿了?已经到楼下了,好你们等一会儿,我现在下去。”

    关琅趿上拖鞋,一溜烟下到楼底。

    “哥哥!”

    一出电梯,就看见关小妹的娇小身影。

    她今天穿着一身宽大的黑色长裙,罩住了小小的身子,脚上踩着一双粉色的小皮鞋,非常可爱。

    “小颖,来哥哥抱。”

    关琅将她轻轻抱起,在怀中掂量了一番。

    “好像胖了一点,哈哈。”

    关小妹埋头在他衣服里,小手握成拳轻飘飘地捶着。

    “痛!痛!”关琅挤鼻子弄眼,佯装吃痛地道。

    一听他这么说,关小妹软软的小拳头立刻打住了。

    “不痛不痛我吹吹就不痛了。”

    “哈哈。”关琅轻笑了一声,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脸颊,抬头看向身前的关爸关妈。

    “爸妈,你们航班应该没那么赶吧,要不上去坐会儿。”

    “也行,下午一点的飞机,有些时间。正好还没来过你在天南住的地方呢。”关妈点点头,看着关系亲近的兄妹俩,眼睛中都含着笑意。

    “本来计划是我和你妈带你妹妹到俄毛国旅游玩几天,刚好我有桩生意要谈,没想到这丫头却不愿去,非吵着要到你这儿来玩。”关爸叹口气,摇摇头道。

    他有时候也有些搞不懂自家小棉袄为什么这么黏哥哥,难道是代沟的原因吗?

    “没事,来我这儿好。我也想小妹了,国庆放假还能带她出去玩,爸你出去工作时同样能更专注。”关琅摸了摸关小妹的脑袋笑着道。

    “就是就是。”关小妹不知有没认真听三人的对话,只一个劲地点着小脑袋瓜,像小鸡啄米似的。

    电梯里传来了三人会心的笑声。

    推开大门。

    “儿子,你这有备用拖鞋可以换嘛?”

    “没事,不用换鞋,我等下拖一遍地就行。”

    走进客厅里。

    一尘不染的木质地板,被从落地窗洒进来晨光熏得暖洋洋的,浅色系的鲜艳沙发干净又明媚。

    小方矮桌上,整齐得摆放着零食和果盘,墙上的架子高低错落,零星点缀着一些绿茵和书籍。

    在电视墙旁挂着几幅他以前框裱起来的油画、水彩。

    布置看起来整洁、温馨又不失几分文化气息。

    “哇!这里是我们的新家嘛?好漂亮。”关小妹光着小脚丫,推着自己的小黄人行李箱哒哒哒地在地板上飞快地踏着,语气中洋溢着兴奋。

    关琅有些不知如何回答,笑着点点头。“你这几天就和哥哥待在一起哦。”

    “这么干净,你不会是知道我们要来,提前大扫除过吧?”关妈环顾四周,笑吟吟地问道。

    “哪有,平时就这样。”关琅心里委屈啊。

    老妈这话问的,是对他个人卫生情况的巨大质疑,明明他从前就很爱干净的

    “不错不错。”关爸坐到沙发上,一边拍着扶手,一边赞扬道。

    他没想到关琅公寓打理得这么不错,感觉比家里别墅布置都要舒服怡人,尤其是墙上挂的书籍和几幅画作让他特别满意,让鲜艳明丽的家具布置中多了几分书香气。

    “墙上的画是你自己画的吗?”关爸好奇问道。“看着挺好看的。”

    “啊那些是我画的,不过都是一年前的作品了。”关琅有些赧然地点头说道。

    这些画在关爸眼中已是极为不错,但在现在的他看来,却是妥妥的黑历史。

    技法方面幼稚得一塌糊涂,也就笔墨中那一点隐约的着色灵性不至于让作品沦为一无是处的废纸。

    或许是框在墙上太久,久到他自己都看习惯了,关爸不说,他竟然没觉察出不对,堂而皇之地把黑历史挂在客厅里半年之久。

    不行,赶明有空要抽时间画几幅能看得上眼的,框裱起来替代这些先代作品。

    关爸没有意识到关琅脸上的尴尬表情,站起身来走近画框细细打量,赞叹地说道。

    “真的挺不错的,你像这样的画有多的嘛?下次带两幅回去,家里墙上正好缺了点装饰。”

    “行,我下周再画几幅。这都是以前的练习作,现在水平已经进步了许多。 ww”

    关爸凝视着墙壁上这幅远山水彩图,而后侧头看了眼站在身旁的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那硬朗的脸模子中隐约可见他年轻时的些许模样。

    最让人为之一颤的,是那漆黑的眼睛中闪烁着的灵动而坚毅自信的眸光,仿佛有无数的创作力与活力在汹涌澎湃。

    不知何时,那个茫然拖着行李箱离开家门的儿子已褪去青涩,能够独当一面了呢。

    他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骄傲自豪的同时也不乏几丝愧疚。

    自己对儿子的了解似乎太少。

    无论是墙壁上的画作,还是最近把家里都吓了一大跳的千万版权收益。

    “以后,尽管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业吧。钱不够的话,可以向我要。你爸我奋斗了这么多年,还是存了点积蓄的。”关爸有些欣慰地拍了拍关琅的肩膀。

    “拿着,卡里是你前几天给家里打的三百万,我又往里加多了七百万凑了个整,家里不缺这点钱。倒是你,有时间可以去注册组建一家公司。既然准备以此为生了,就好好做下去吧。”关爸把银行卡塞进了关琅的手里,不容拒绝地道。

    “组建公司的流程,你要是弄不明白,回头我找人帮你。”

    虽然关爸的事业和动画八竿子打不着,但作为一个做实业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他的关系网还是不容小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