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76号的新玩意儿

    “什么,放了我?”陆慧吃惊万分,这不是第一次了,如果算上这一次,只怕是她第三次被76号释放了。

    “对,在这份文件上签个字,摁个手印,你就可以走了。”宋云萍说道。

    “我可以看一下这个文件写的什么吗?”陆慧惴惴不安一声。

    “当然可以。”宋云萍很爽快的将文件交到陆慧手上,陆慧不光识字儿,要不是母亲病重,她不得不辍学,此刻她极有可能在大学念书呢。

    她可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文件上说的是她伪造良民证,故意欺瞒政府,这算不得什么大罪过,抓起来,关几天认识错误,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军统呀,重庆分子什么的,还有刘国兴的名字连提都没提。

    “你们真的放我走?”

    “怎么,你还想跟我们说什么?”宋云萍很不耐烦的道,“要走,赶紧签字,76号可没米养你这样的闲人。”

    陆慧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这都要放她自由,她怎么觉得这自由来的有点儿太容易了。

    “你签不签字,不签字我可走了,到时候,你想签都没机会签了?”宋云萍喝斥一声。

    “我,我签……”

    陆慧犹豫了一下,但自由的渴望战胜了内心的不安,最终在那份文件上写下了她的名字。

    “嗯,一会儿有人来领你去取你的物品,然后送你离开。”宋云萍拿了陆慧签署的文件直接就离开了。

    ……

    “她没有怀疑吧?”

    “倒是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签了。”宋云萍把文件放到陈淼面前说道。

    “小宋,做的不错。”陈淼微微一笑,将文件接了过来,翻看看了一眼,那根本不是什么伪造良民证的认罪书,而是一份“自首书”。

    宋云萍在拿回文件的时候,同时将文件悄悄的换掉了,几声催促之下,陆慧第二次根本就没有再看文件,就把名字签上了。

    “杨宸,通知一下松原,准备过堂。”陈淼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给杨宸拨了了去,反吩咐一声。

    松原是池内樱子留在“霖”的全权代表,每一次对刘国兴的过堂,他都必须要在场的。

    “刘国兴,去年腊月二十九也就是阳历的2月6日下午一点半左右,你去过什么地方?”陈淼列了一个审讯提纲,让杨宸来问。

    让刘国兴主动交代是不行了,只能换别的方法了,刑讯也没有好的效果,除了承认自己的身份之外,他什么也没说。

    身份问题,他似乎也没想过要抵赖,直接就承认了,76号内有的是认识他的人,毕竟好些人过去共过事儿的。

    “腊月二十九,不记得了……”刘国兴被限制在审讯的椅子上,眼皮微微的抬了一下,一点儿精气神都没有。

    “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杨宸道,“当时的你穿着一件浆洗的泛白的棉袍,头戴一顶黑色的遮耳帽……”

    “记不起来了,这都过去多少天了,我哪记得那么清楚?”

    “那你总记得你住在什么地方吧?”

    “我这种人,居无定所,今天住草垛,明天住桥下,哪儿能容身,就住哪儿呗。”刘国兴呵呵一笑。

    “胡说,若是住草垛,住桥下,咱们抓你的时候,你身上,包括穿的衣服那都是干净的,还不老实交代!”杨宸一拍桌子,怒斥一声。

    “我要去见我女人,总不能也脏兮兮的去吧,洗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也很正常嘛。”刘国兴道。

    “狡辩……”

    “刘国兴,你不说,就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吗?”陈淼抬手制止了激动中的杨宸,沉声说道。

    “陈淼,陈大处长,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小情报编审,居然一飞冲天了,成了林世群跟前的红人,真是没想到,没想到呀!”

    “刘国兴,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给其他人争取时间撤退和藏匿,其实,我们只要抓住你就足够了,至于你背后的人,不着急,慢慢抓就是了,他们迟早都会归案的。”陈淼慢条斯理的说道。

    “你抓不到他们的。”

    “是吗。”陈淼微微一笑,“你就这么肯定?”

    “陈三水,我承认你设下这个圈套引我跳进来,其实,我也知道,这可能是个圈套,但我还是来了,落到你们手里,我就没打算活着出去!”刘国兴大笑道,“所以,你们别想从我的嘴里得到他们的任何情报。”

    “他们,他们是‘毒蛇’和飓风行动组吧?”陈淼冷笑一声。

    “不是!”

    刘国兴矢口否认。

    “我什么都没说,你就急着否认,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陈淼呵呵一笑。

    “哼……”刘国兴知道自己失言了,在口舌之利上,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陈淼的对手,接下来,还不如沉默以对呢。

    “刘国兴,你为什么急着送陆小姐离开,你是怕她牵连到你,还是担心我们回用她来威胁到你?”

    刘国兴嘴巴抿了一下,没有回答。

    “你和陆小姐身上的假良民证还有车票是哪来的?”

    还是不说话。

    “你在租界藏匿这么长时间,是有人暗中把你藏起来了吧,这个人应该跟你关系匪浅,而且是你能够信任的,你是受重庆方面直接指派来上海执行任务的,跟军统上海区的那些人应该没有直接联系,何况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问道上海区估计人都换了差不多了,把你藏起啦的,应该是你过去的旧相识,这个人有军统背景,在租界有一定的影响力,甚至还有不小的权力,我说的可对?”

    刘国兴还是保持沉默。

    “我有一个疑惑,上一次你和朱山缘策划绑架我,想要做什么?”陈淼掏出一支烟来,点燃后抽了一口问道。

    “你想知道吗?”

    “当然。”

    “以你作为人质,把我手下的三名兄弟换出来。”对于这个问题,刘国兴倒是直言不讳的回答道。

    “你就这么肯定,76号会跟你做交换?”

    “你是76号的大红人,林世群如此信任你,重要性不言而喻,跟我手下三名兄弟比起来,那是贵多了,这比买卖很划算的。”刘国兴道。

    “然后你会杀了我,对吗?”

    刘国兴愣了一下,没有回答。

    “呵呵,我已经有答案了。”陈淼呵呵一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这一次是谁把陆小姐离开上海的消息透露给我们的?”

    刘国兴心里当然有答案,但他不打算说出来,虽然他痛恨这个出卖自己的人,可他并不想出卖别人,他不是傻,而是为了另一个人。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知道是谁,对吗?”陈淼掐灭了手中的烟头道。

    “给你看一样东西。”陈淼一招手,杨宸从桌上拿起一个文件夹,打开来,放到刘国兴的面前。

    刘国兴一目十行,当看到文件最后面的那个签名的时候,目光惊呆了。

    “想不到吧?”陈淼上前将文件夹一下子合上并且收了起来,重新放回到桌面上,“被自己最爱的女人出卖是个什么滋味儿?”

    “不,这不可能,绝不可能,小慧他是不会出卖我的……”刘国兴激动起来。

    “刘国兴,你听过一句话没有,叫做,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你们两个还不是夫妻,陆小姐年轻貌美,有大好的前程,她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比你好,还疼爱她的百倍的男人,比如他。”陈淼手一指杨宸说道,“杨宸,我手下最年轻的督察组长,年少有为,虽然起步可能比你低了点儿,可他比你年轻,而且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你呢,不过是个阶下囚,还可能人头落地,选择谁,一目了然?”

    “陈三水,你休要在此挑拨离间,这就是你的诡计,这东西根本就是你伪造的,上面就不是小慧的笔迹。”

    “要不要我再拿给你看看,陆小姐的笔迹相信你比我更熟悉。”陈淼再一次打开文件夹,送到刘国兴的眼前。

    刘国兴瞪大眼睛仔细的看了陆慧的签名,没错,就是陆慧的签名!

    刘国兴的精神一下子像是被抽离了体内,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实话告诉你,把陆小姐关在你隔壁,就是想让她从你嘴中套出一些话来,可结果是并不如愿,所以,我已经下令把陆小姐释放回家了,她现在是自由的。”陈淼道,“而且不久之后,陆小姐还会加入76号,成为我督察处的一员,希望你下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不要太吃惊。”

    这些话宛若重锤一般,狠狠的击打在刘国兴的胸口,一时间,他心痛的不能呼吸,感觉自己完全失去了外界的触觉。

    “真的是她吗?”

    “白字黑字都写着了,你难道没看到吗?”

    “我要跟她当面对质!”刘国兴吼叫出来。

    “你觉得陆小姐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你吗?”陈淼冷笑一声,“别做梦了,刘国兴,机会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了,你若是再不识抬举,那就别挂我不念过去的袍泽旧情了。”

    “陈三水,要杀要剐,随你便,反正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有关‘毒蛇’的消息。”刘国兴怒声道。

    “很好。”陈淼怒极反笑,“来人,用刑!”

    “是,处座!”两名膀大腰圆的汉子早就按捺不出,将刘国兴从审讯的椅子中拖了出来,摁在另外一张缠满电线的椅子上。

    电椅。

    76号的新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