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钢板到手了

    “三水,你的钨矿石不错,国内对我们的合作十分期待,但是价钱方面能不能再考虑一下?”哈瑞把陈淼约了出来。

    “哈瑞,我给你的价钱并不高,你们国内的冶炼设备就是以我们的矿石调配的,只要把矿石拉回去,立刻可以投入生产,想必你们的元首也希望兵工厂能够源源不断的给他提供更多的坦克和大炮吧?”陈淼嘿嘿一笑。

    “好吧,我接受你的价格。”哈瑞沉默了一会儿,最终答应了。

    “我要的东西呢,什么时候给我?”

    “随时可以。”哈瑞嘿嘿一笑。

    “那我安排人去取,你这一次给我带了多少?”陈淼问道。

    “一百块,够不够?”

    “差不多够了。”陈淼点了点头,有了这批特殊的钢板,老家那边应该是够用了,但这种钢板国内生产不了,要是能多储备一点儿,自然是更好了。

    “三水,后天晚上我们德国驻上海领事馆有个舞会,你可以带上你的夫人一起来参加?”哈瑞发出邀请。

    “抱歉,我的身份,只怕是不能参加你们举办的这种舞会。”陈淼婉拒道。

    “没关系的,如果你想来,随时可以。”哈瑞诚挚的说道,“鲁道夫中校很希望能够认识你?”

    陈淼略微沉吟一声,没有马上拒绝,哈瑞说的这个鲁道夫中校是德国情报机构派驻在上海的情报负责人,也就是哈瑞的直接上司。

    这个鲁道夫中校在上海除了搞情报相关的工作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对付隔离区的犹太人。

    但日方似乎对“屠杀”犹太人并不感兴趣,所以,鲁道夫中校在上海的日子并不是那么好过。

    陈淼不想掺和其中,但也不想跟鲁道夫的关系搞僵。

    “哈瑞,我跟你的交易已经是上面能容忍的极限,如果我见了鲁道夫中校,那会是什么结果,你不会不知道吧?”陈淼反问一声。

    “明白,我会把其中的利害关系跟中校说明的。”哈瑞点了点头,陈淼现在不是跑马场的经理助理,他76号的身份,若是跟德国驻上海的情报机关负责人有私下接触的话,那势必会被日本方面怀疑,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走私渠道,很可能就此终结了。

    “谢了。”陈淼呵呵一笑,“哈瑞,有什么赚钱的生意,可以关照一下,大家一起发财!”

    “一起发财。”哈瑞手中的酒杯跟陈淼碰了一下,用蹩脚的中文说道。

    ……

    “小七,哈瑞给咱们弄的特种钢板到了,你去取回来,大概有一百块左右。”与哈瑞分开后,陈淼回到汽车上,吩咐小七一声。

    “钢板放哪儿?”

    “老范那边铺子不是租下来了吗,有个地下室,先放在那儿。”陈淼想了一下,放在自己家里或者其他地方都不合适,药店本来就是作为今后的交通站存在的,把钢板放到那里去,也便于转运,不用在来回折腾了。

    “好的,我知道了。”

    “你呀,暗中嘱咐老范一声,钢板留几块,以备不测。”陈淼吩咐道,“另外,找人伪造一批,只要看起来像就是了。”

    “明白。”小七点了点头。

    回到“霖”记,卢苇禀告说:黄靖来了,在办公室等他。

    陈淼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这家伙过来的意图了,刘国兴被抓,这可是大新闻,可能不能对外公布,他这《国民新闻》社的副社长说了都不算,新闻审查的权力现在是在督察处,确切的说,是在陈淼手中。

    “三水老兄,叨扰了。”

    “老黄,你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是为了刘国兴来的吧?”陈淼呵呵一笑招呼一声,“卢苇,给黄社长泡杯茶送进来。”

    “是呀,刘国兴被抓,这么的新闻,我要不来抢,那要是被人捷足先登,那可就亏大了。”黄靖也没掩饰自己的来意。

    “消息我可以给你们《国民新闻》报社发,独家专稿都行,但是,稿子必须用督察处的。”陈淼道。

    “怎么,你们督察处也要搞风头?”黄靖惊讶的问道。

    “刘国兴被捕的过程涉及一些机密,你们记者写的稿子我不放心,所以,这一次稿子要用我们的。”陈淼道。

    “成,只要你把消息给我们发,稿子用你们的也无所谓,谁让咱们是一家呢。”黄靖想了一下,这对自己来说,没坏处,还落得一个顺水人情,有什么不可以的。

    “回头,我让人去找你,消息稍晚一点儿发。”陈淼笑道,“你不要着急,刘国兴人都在我手里,你肯定是独家消息。”

    “好,那我就等着你给我的稿子了。”黄靖点了点头,“对了,我听说,昨儿个,陈明初请你喝酒了?”

    “老黄,你这消息够灵通的?”

    “这不是有人看到了你们昨晚在开纳路的湘菜馆出入,而且没看到别人?”黄靖嘿嘿一笑。

    “明初兄不是感谢我对他小妹的照顾,特意的请我吃了一个饭,没别的意图。”陈淼呵呵一笑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黄靖有些尴尬的一笑,“那没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了,改天请你喝酒?”

    “好。”陈淼点头答应下来,带黄靖从他办公室离开,脸色就拉了下来,虽然他跟陈明初吃饭没有故意的隐瞒谁,但这么快就被人知道,这说明明里暗里,有不少人都在关注着自己。

    以后出门在外还要小心再小心。

    ……

    陈明初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林世群办公室回自己办公室的,刘国兴被抓,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

    而且他知道,市局侦缉处那些人没那个能耐,这事儿必定跟陈淼有关,说不定就是他亲自指挥的抓捕。

    可恶,陈淼,这家伙一定有事儿瞒着自己,可是能怪人家吗?自己就没有秘密对人家隐瞒?

    自己下面该怎么办?

    陈明初心中有些慌乱,他现跟本找不到人商量一下。

    ……

    另外一边,陈沐了解情况后,就急匆匆的带小火前往泰达旅社,他给刘国兴的电台还藏在旅社,这东西可不能落到76号或者日本人手里。

    但是,当他快要到泰达旅社的时候,突然一个掉头。

    “小火,走,咱们回去。”

    小火惊诧一声,紧跟上去问道:“头儿,怎么了?”

    “泰达旅社咱们不去了,一部电台而已,咱们犯不着冒这个风险。”陈沐道,“‘毒牙’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他是讲义气,有骨气的。”

    “头儿,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上上面汇报这件事?”

    “汇报那是当然的,但怎么汇报,得认真考虑一下。”陈沐道,刘国兴被抓,这倒是一个顺势打入76号的好机会,但怎么把握好度,又能取得76号的信任,这就有些难度了。

    这个任务,就算是换了他,也一时间不知道从何着手。

    这个“queen”这一次葫芦到底卖的什么药?

    “回去,找咱们在76号内的眼线打听一下,看刘国兴被关在什么地方?”陈沐吩咐一声道。

    “好。”小火答应一声,这事儿倒是不难。

    ……

    陈淼正在吃中午饭,忽然芦苇跑过来说,林世群打来电话,他丢下筷子,跑回办公室接电话。

    他以为是什么大事的,没想到是林世群告诉他,周福海晚上秘密的来“霖”记一趟,看望蓝玉海。

    目前外界并不清楚蓝玉海被软禁在76号的督察处,重庆那边,陈淼没有直接联络的权力,只能通过“queen”中转消息。

    但是小半个月过去而来,重庆那边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儿消息。

    可能是上头并不重视吧。

    蓝玉海又不是什么涉及党国机密的人员,就是一个制作雕版的,对重庆方面来说,还不值得动用宝贵的人力和物力来对他进行拯救。

    这对陈淼来说,可就难办了,就凭他一己之力,那是很难把人救出去的,何况,他还要考虑到自己的问题。

    蓝玉海固然重要,可他在这个位置难道就不重要了吗?

    总不能为了救蓝玉海而把自己给暴露了吧。

    此事还是从长计议吧,至少蓝玉海现在并无生命危险,而且汪氏和周福海是想要用他的。

    “三哥,何事?”

    “晚上有一位大人物要来,多加一倍岗哨。”陈淼吩咐吴天霖一声。

    “何人?”

    “福公。”陈淼小声道。

    吴天霖神情一凛,并没有表现的太激动,其实76号这些人对汪氏和周福海等人并没有太过敬畏。

    估计也是知道这些人私底下的龌龊事多了,并没有觉得这些人跟自己有什么不同,那自然就少了一份敬畏了。

    这是好事儿。

    陈淼吃着简单的午饭,他在吃的方面并不太讲究,能入口就行,在“霖”记,他是禁止搞特殊化的,招待客人除外的。

    有人觉得陈淼就是在装,他也不在意,都觉得他在“装”那还更好呢。

    池内樱子对刘国兴真是很上心,半天一个电话,打过来询问情况,陈淼也只能如实汇报。

    刘国兴受刑不轻,暂时还不能过堂,以免发生意外,但他已经知道陆慧没有死,还被关在自己的隔壁。

    陈淼并不禁止她们说话,但是她们说的每一句话都被记录在案。

    刑讯没有,问话还是免不了的,进了76号的犯人,还没有见一个有好日子过的。

    “审讯组建议,对陆慧用刑,把刘国兴也带过去,就让他看着自己的女人受刑?”杨宸建议道。

    “有把握吗?”陈淼当然不愿意,可他现在的身份是76号督察处的处长,罗家巷14号灭门案的专案副组长,必须站在这个位置上考虑问题。

    “没有,但可以试一试?”杨宸试探的说道。

    “嗯,那就试一试?”陈淼点了点头,在审讯刘国兴上面,他要表现出尽心尽力的样子。

    “是。”

    “等一下,注意留一下分寸。”陈淼交代一声。

    “明白。”

    ……

    虹口,梅机关。

    “樱子小姐,你还在怀疑陈三水?”影佐听完池内樱子的汇报,站起来,走过去,认真的问道。

    “说实话吗,将军?”池内樱子一身黑色海军制服,笔挺的身姿,让不惑之年的影佐眼底闪过一丝贪婪的光芒。

    年轻的身体,那种芬芳太令人向往了。

    “当然。”在属下面前,影佐当然需要稍微掩饰一下自己欲.望,被发现总归是不太好的。

    “我不知道。”池内樱子摇了摇头。

    “樱子,这可不像是一个优秀的帝国情报特工该说的话。”影佐语气变得硬冷起来,这个回答令他十分不满。

    “将军阁下,虽然他的表现到现在没有任何问题,我也找不出他的一丝破绽,但这一切太完美了,反而让我觉得有些不真实。”池内樱子抬头挺胸道。

    “你既然没有发现问题,那又怎么会不真实呢?”影佐反问道,“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你在怀疑他,而在你的面前故意演戏吗?”

    “报告将军,我没有这么说,但也不否认他可能已经知道了‘喜鹊’的事情。”池内樱子道。

    “‘喜鹊’已经被处决了,这是我们潜伏在重庆内部的高级别的情报人员得到的情报。”影佐说道。

    “哦,‘喜鹊’被处决了?”池内樱子惊讶一声。

    “喜鹊被捕,差一点儿因为她导致整个撤退计划失败,军统的家规是很残酷的,她即便是逃了回去,也逃不过军统家规的制裁。”影佐解释道。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逃跑呢?”

    “也许是侥幸的心理吧,‘喜鹊’已经不存在了,她的供词现在也无法证实真假,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这个陈三水就是潜藏在76号内的高级间谍,而如果她只是为了脱身而随口胡说的,那错误的代价会很大,你明白吗?”影佐郑重的道。

    “哈伊,樱子明白。”

    “栗原君跟我讲过,陈三水这个人为人低调,谦逊,而且很少主动与人结怨,做事很有能力,76号的林世群对他非常信任,还把最重要的督察部门交给他掌管,而他在76号屡立功勋,这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仅凭一个连人证都没有的证词就怀疑这样一位对帝国有着良好印象的人,这是不行的。”影佐郑重的道,“未来,汪氏的政府对我们来说非常的重要,樱子,你需要重新评估你跟陈三水的关系。”

    “将军的意思是,停止对陈三水的调查,对吗?”

    “再没有确凿证据之下,你跟他的关系可以进一步的发展,就算有一些出格的行为,都可以容忍。”影佐道。

    “哈伊,樱子明白了。”池内樱子郑重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