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脑洞就是生产力

    丁诚很享受好剧本带来的头脑风暴,虽然身为男主角,但真跳出角色以外,还是有很多细节值得推敲。

    导演提出一个绝对科学性的前瞻设想,源代码系统,整个剧本便围绕着这个疑问而不断的把对观众的悬念越置越高,开始干脆以主角的视角让观众体验一次8分钟的时空穿梭之旅。

    所处的太空舱,其实本身也只是大脑创作出来的一个容器而已。这个容器随着不断进入死者肖恩的8分钟世界,而逐渐的变大。

    这个变大的太空舱,在导演的设定下,是一个代表子宫的意象。每一次从这个子宫中去往8分钟世界,都创造出无数个平行的时空。

    按照平行时空的理论,你在任何一个时空中所做的任何事,都会创造出多个平行发展的时空。这类似于蝴蝶效应的时空变化,颇具趣味的同时,也产生无穷的创意灵感。

    纵观世界影坛的题材种类,时空穿越题材的电影并不少见。《回到未来》、《蝴蝶效应》这样的时空穿越电影虽验证此类题材的火爆程度,但同时也表明在这个题材上拍出新意很难。

    导演对此的解决方式是在艰深酸刻的前沿科学理念上,安插进一个足够吸引人的悬念故事,而且这个悬念故事中的悬念是多重的。

    其中既包括爆炸案能不能被阻止的悬念,也包括主角能不能存活下去的悬念。多重的悬疑元素被捏合在平行空间的科学知识里,便成为一部足够吸引人、足够好看的商业电影。

    在拍摄技巧上反而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讲述着故事。没有炫技的冲动,平铺直叙的镜头语言,缓解观众在理解剧情上的困难感受。

    开端节奏明快,在这快速的节奏下,情节展开的速度以8分钟的时空穿越作为节点,每一次的穿越都在剧情上推进一步,也更进一步的刻画出人物和整个电影的世界观架构。这样的情节点设计巧妙,并且很好平衡电影中科学元素与故事元素的天平。

    到底有多少个平行时空?

    丁诚估计这是连导演都无法正确回答的问题!

    因为次数并不能成为他创造平行时空数量的根据,时空的维度和空间按照不断运动的事物,会增殖出无限数量的时空。

    没有一个时空是连续的,看起来是在8分钟记忆和太空舱中反复出入,但其实进入的每一个8分钟记忆都是另外一个大脑所创造的时空。

    因为太空舱中的时空在不断根据8分钟记忆时空的变化而变化,反之亦然。

    以8分钟的记忆世界为轴心,不断随着每一次进入8分钟世界的出格行为而进行着推进与扩展。火车车厢这个简单场景,变成世界的主要舞台。

    每一个坐在火车里的乘客,都是记忆中的人物但同时又是真实存在的。导演让自己参与到一次调查谁是爆炸嫌疑犯的案件审查工作中,这个设计可以借助主角视角,来逐一介绍火车中的乘客,混淆观众对这个8分钟世界不真实的判断。

    火车车厢也可以分成几个部分,除了火车车厢之外,火车内的卫生间也是一个重要的场所。在这个卫生间里,第一次发现自己变成肖恩,也是在这个卫生间里发现藏在天花板通风口的炸弹。

    电影中平行世界理念交织的聚点也处于这个卫生间中,曾错误的以为自己解除掉火车内的炸弹,便能解救在现实世界中可能会死去的人们。

    结果犯了一个严重的平行空间悖论:在a时空中解除炸弹,解救的只是a时空中的乘客;而作为b时空的现实中的乘客,是无法因为a时空的变化而受到影响的。

    所以现实作品里也是一个模糊的概念。

    每次从8分钟世界返回到所谓的现实中时,所处的太空舱都会和上一次的太空舱不同。虽然太空舱屏幕内的女军人看起来似乎相同,但她每一次的行为表现都呈现出自相矛盾的状态。

    这表明太空舱所代表的现实世界其实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只是因为太空舱空间封闭而光线阴暗,而无法形成变化的具体印象。火车车厢到太空舱的时空变化,简单的两个场景却创造出深渊一般的科学黑洞。

    导演的才华毋庸置疑!

    走出火车车厢之前的穿越之旅中也发生过,这让他发现8分钟世界不仅只有短暂的8分钟。在电影结尾也直白的告诉观众,主角所处的世界早就已经不是那个8分钟就会结束的记忆世界,他正身处一个真正的平行时空里。

    当站在广场上的雕塑前时,看到自己的脸已经不是肖恩,真真正正替代平行世界中的肖恩。

    这是一次新生。

    丁诚甚至专门研究过导演的处女作《月球》,把克隆人的故事和月球的幽闭空间站作为故事舞台,同样精彩。

    而在《源代码》里,同样是一个类似克隆人的前沿科学理念,这次发生在地球的火车车厢和太空舱里,能用看似重复的电影结构,为观众描绘着独特的电影平行时空。

    这次合作,无论剧本还是演技,都满载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