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一念之间

    当年的他以教会的名义资助少管所,甚至还收养其中四个有杀父之罪的少年。

    顺着这个线索,主角恍然大悟:金济石领养的四名少年犯,对应崇拜的四大天王!

    在佛教的传说中,四大天王本是恶鬼,但在见到佛祖后便皈依佛门,成为扫除妖魔的四大天王。

    金济石,把自己塑造成佛祖一样的神。

    而这四个曾经犯下罪案的少年,则被他培养成四大天王,用来扫清他眼中的妖魔和罪恶。

    发现金济石的经书里,把蛇隐喻邪魔,他眼中的蛇又是谁?

    终于查证这四名少年犯出狱后的犯罪记录,案件的被害者全都来自金济石家乡99年出生的女孩!

    原来蛇指的就是这些女孩。

    表面上做善事的野鹿园,背地里却在杀人献祭!

    而下个目标正是那对双胞胎姐妹……

    剧情和细节充满未知、迷乱、无解的焦虑,片中的人物也都如行尸走肉般,变成被人利用的工具。

    导演故意在很多场景安排牛、羊、鹿、狗等动物形象,动物本是自然的象征,但在巫术崇拜中代表了无法解释的超自然力量,而宗教中也有关于动物的传说。

    比如当地养牛场的牛因为疫病而奄奄一息,而农户们不但拦下防疫人员,反而试图以民间盛行的巫术法式来化解这场疫病,结果可想而知。

    奠定故事内部的大环境:不信科学,不信政府,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不信。

    当反派得知预言在家乡的新生女婴会有81个魔军威胁到他的永生,也狠心的布下阴谋。

    暗中派四个少年犯杀人,以错杀一百也不漏掉一个的方式犯下屡屡罪行。

    这场关乎永生续命的连环谋杀案,很容易就让人想起世越号沉船时,让人不寒而栗的邪教献祭阴谋论。

    丁诚无法理解这样的奇葩思维。就像主角作为阴谋的发掘者,没有显示出英雄姿态,反而像孩子般无助无措……

    看着窗外的落雪喃喃自语:我们在那最底下像蚂蚁一样激烈挣扎,而老天爷到底在做什么呢?

    所有角色看似有信仰,其实早已失去全部,绝望的把命运交托给一片虚无!

    四个男孩背负各自的悲惨身世,

    信仰妇女也经历着悲剧人生,

    双胞胎姐妹因为和别人不同,注定过上黑暗生活。

    不得不说导演很聪明,把鬼怪邪魔以亦真亦假的叙事呈现。当观众觉得这一切都是人们的心魔作祟时,马上会出现难以解释的超自然现象,令人错愕。

    当你认为终于真相大白时,故事又呈现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魔幻情节,写实的可怕!

    这部作品流淌着类似道德经那般洞察天、地、人深层次运行规律的深层智慧与觉察,也满载佛教、基督教的教义、修持和历史知识。

    不得不说,电影反映着一部分的社会现象和社会潜意识,可以隐约反映出一些共通的文化心理和社会心理。

    在《娑婆诃》和《哭声》中,无一例外,把恶魔的来源指向岛国。《哭声》里独居在山上的老人在最后一刻露出里恶魔的爪牙。

    而在《娑婆诃》里,一个值得玩味的情节出现好几次,就是东方教的教主金帝释前往岛国进行教宗学习,而成为金帝释由神向魔鬼转化的前奏。

    在岛国传统民俗文化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厉鬼文化,有百鬼夜行的传说,号称有八百万鬼神。鬼与佛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私欲和执着——佛利众生,而鬼则由自我强烈的欲念而生。

    一念之差,造就佛与鬼之间犹如深渊般的差别。人心世情、倏忽万端,念头在时时变化,神魔就在一念间时时互转,这才是导演的基础神学理论和哲学思辨。

    但娑婆诃提出更进一步的理论,就是善恶同体,神魔共生。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地上有了蚯蚓,所以天空有了吃蚯蚓的鹰。

    有力量崛起,就有制衡它的能量出现。平衡,方能万物共生——这就是道德经中所谓的道,是天地运行的自然规律,也是一种高超的哲学智慧。

    当恶魔出现,佛祖也就应运出生。善恶的能量此消彼长、互相制衡。在佛教的认知哲学中,世界皆为浮光掠影、都是空和幻像,永恒并不存在。

    《哭声》《《娑婆诃》《谤法》中杂糅中西方很多信仰体系:包括萨满、巫术、民间鬼神信仰、佛教、基督教等各种超自然现象。

    这种看似混乱无章法的宗教互融和共生,其实代表韩国宗教的现状,也反映出历史和文化渊源,韩国是一个同时接受着中西方两种文化冲击和熏陶的国家。

    韩国人心理上既表现出对集体和体制的依赖与迷恋、有从众性;又强调个体独立,坚信只有独立才能保有自我。

    这种个体意识与混沌盲从的集体的持久对抗,从《哭声》里一再指出岛国人是魔鬼的白衣女子身上、从《燃烧》里孤独的钟秀身上、从《娑婆诃》里一直努力鉴别恶鬼的广目天王体现出来。

    当整个集体都陷入迷信崇拜、陷入梦呓般的混沌之中,这些主角反而体现出了更强烈的自我意识,即使这种觉醒让他们更加孤独和痛苦,他们踉跄着追随自己的直觉,最终挖出真相,保住了自我。

    《哭声》中驱邪降魔的日光,其实是恶魔的代言人;《双瞳》里精英阶层的两个博士,是效忠少女修仙的忠仆,包括警察黄火土,在他自己不知觉的情况下,成为少女成仙关键的一步棋。

    信仰和信赖被不断颠覆、崇拜和迷信不断幻灭、善恶交缠难以分辨,这个过程充满着迷惑、怀疑、审视和思辨。

    就像《娑婆诃》里的郑罗汉们,无非是被教主以一套冠冕堂皇的理论所引诱,沦为教主的杀人工具。恶鬼其实就是比人更聪明、更自私的人而已。靠驱役他人,长出不朽肉身;靠别人的献祭,几乎快要接近永恒。

    恶鬼并非无所不能,如果他势单力薄的话。所以工具人和傀儡,才是恶鬼施展魔力的重要途径,通过操纵、驾驭这些做事有力量的人,恶鬼才充满力量。

    这是非常值得玩味的一点:富有力量的人被善于攻心者所操纵、强者为柔软者所控制,人被鬼驱役。恶鬼正是利用了工具人心中的贪婪、偏执、阴暗、愚蠢和恐惧,逐渐强大。

    钻研发展出来一套看似正义和秉持佛法的信仰体系,看似无私实则掩盖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和私欲,这只有一套理论戏法,从而蛊惑信徒们到处猎杀少女以维护自己的不朽。

    连观众都不由被这套精密而虔诚的信仰体系所震撼,它充满着诱惑力,巧妙地利用人们的忠诚、正义感和使命感。

    联系到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人是通过利用他人来达到自己目的?

    很多才华横溢、惊艳绝伦的人,一生被他人倾轧操纵,落得悲惨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