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奇葩国家

    趁着与神同行票房再创记录,cj又送来几个剧本,看丁诚有没有兴趣?

    “娑婆诃?”

    丁诚看着一个剧本,恐怖题材,但内容挺有意思。

    一位少女讲述她的双胞胎姐姐给自己的家庭带来的一连串不幸:少女自己的小腿在母胎中被姐姐咬伤致瘸,母亲难产而死,父亲不久之后无法忍受打击上吊自杀。

    由于姐姐生得异常,爷爷奶奶只能尽力隐藏她的存在,因此不得不频繁搬家,少女对姐姐表现出溢于言表的怨恨。

    主角饰演替教会和佛教协会四处调查民间教派,找出其中不合正统或违法犯罪之处并以此谋生的朴牧师。

    一次偶然发现一个名叫鹿野园的佛教新兴教派,供奉的并非任何一位人们熟知的佛祖或者菩萨,而是非常少见地直接供奉佛教护法神中的四大天王。

    在深入调查的过程中,他发现四大天王竟然确有其人。不但如此这四个人还或明或暗地执行过一系列针对少女的犯罪行为。

    朴牧师进而发现,这一切背后存在着一位传说已经肉身成佛的教主金帝释。四大天王的恶行正是受到金帝释的教唆,为了他能顺利成为弥勒而替他剪除拦路的蛇。

    四大天王已四去其三,最后一人则将目标锁定在影片开头的少女身上。朴牧师要与时间赛跑,阻止最后一个天王,找出金帝释,结束这一切……

    “这个剧本很大胆!”苏瑶解释道:“坦白讲如果放在其他国家,想卖高票房几乎不可能,但韩国是个例外,因为这是一个杂七杂八教义横行的地方。”

    丁诚一愣,还有这种事?

    “这里的宗教体系非常繁杂,从半岛本土的萨满教,到三国年间从华夏传入的北传佛教,再到日占时期靠集会曲线救国的基督教……”

    苏瑶笑道:“多个文化体系相互交融,各种奇葩教会遍地开花!”

    “什么新天地教会、耶和华青年教会、神圣中央教会、摄理教、恩惠路派教会、统一教……”

    “虽然有些名字听起来就不像善茬,但许多都拥有百万级的教徒。想在这里玩转教会,不仅要会萨满教的跳大神,佛教的经书理论,还得贯通西方的学术知识,不然根本唬不住人。”

    “比如新天地教会的创始人***,起初就是以圣经班里的学员为目标。私下传道授业,鼓动新人跟家人、朋友切断联系,然后洗脑继续发展下线。”

    “教会给信徒安排工作,发放工资,但反过来却以各种名目,让教徒把更多的财产捐献出来。如果有人反抗,轻则动用私刑,重则直接杀害。”

    见丁诚吃惊,无奈道:“没办法,因为渗透的行业极多,这些谋杀案总能伪装成意外死亡被压下来,人家上面有人!”

    “与新天地教会相比,摄理教的手段就更龌龊。创始人郑明锡应该是打小缺爱,创立教会多年只完成了一个目标:睡教徒。”

    “居然声称上帝允许我和世界上的所有女人发生关系,因为这是信徒自我救赎的途径。”

    “四处筛选女信徒,夜夜做新郎。直到07年逃到咱们国内,才被人民警察逮捕入狱。”

    “最牛逼还是人家崔太敏,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国舅爷,一会说自己和朴总统是精神夫妻,一会又是朴的名义干爹。”

    “朴正熙时期,崔太敏跟朴家的关系非常亲近,等到女儿崔顺实干政的事件爆出来,这个教派才被正式曝光。”

    “电影熔炉里聋哑学校的校长之所以嚣张跋扈,就是因为原型人物跟韩国教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虽说这些组织人人喊打,但除非作奸犯科的太过火,否则韩国的高层会始终帮他们开绿灯。所以近两年的韩国新闻,听起来才会那么魔幻。”

    说完看着剧本,分析道:“虽然有点故弄玄虚,佛学理论也是一知半解,但在惊悚部分绝对比去年票房冠军哭声更出色!”

    丁诚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再看剧本有种新的感受,票房不票房无所谓,主要是挺有挑战,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角色。

    既然瑶仔有信心,那就玩玩。

    正式开拍,导演张宰贤是个基督教徒,但这部作品主要围绕展开的却是佛教的相关教义与传说,这就是透出某种诡异的绥靖姿态。

    他所要表达的命题叫神魔一念,莫名成为一切灾难的起源,自己扮演的牧师,因为遭遇的悲剧,固然有过对上帝的怀疑和怨怒,却终于在这起现世弥勒导致的人间惨剧的侦破之中,心灵和信仰都得到拯救。

    02年陈国富最后一部作品双瞳横空出世,被许多人认为是迄今为止华语恐怖片的极致,其取法七宗罪又天衣无缝化入传统道教元素的神魔乱谈,创出国产恐怖电影的特有格局。

    在丁诚看来娑婆诃某种程度上是双瞳的plus版,宗教元素更加混杂,世界观似乎也庞大许多,多线叙事含有更多的野心与主张,却不如双瞳单纯直接。

    再加上屡试不爽的煽情和鸡汤在这部神魔乱斗的片子里过于惹眼,覆盖掉本可一往无前的宗教思辨,心有余,而力不足。

    剧情多线条展开,三条故事线都散发着诡异的气氛:一对离奇的双胞胎女婴诞生,姐姐在腹中,就开始啃食妹妹的身体……

    出生后姐姐是个怪物,妹妹落下残疾,更灵异的是这家人从此灾祸不断,母亲病逝、父亲自杀。

    无奈之下祖父母带着姐妹俩隐居,即便隐姓埋名的苟且,也依然被人们视为不祥之家!

    十几年后,江源道警方发现一具诡异的女尸。这个女中学生死后被封存在水泥里,她口中被塞进红豆与灵符等异物,显然和宗教迷信有关。

    就在警方锁定凶手时,嫌犯却畏罪自杀了!

    为什么杀女孩?

    他用自杀抹除了动机,没人知道案件背后的秘密。

    自己扮演的主角,看似文质彬彬的却是个江湖骗子。本土各种宗教派系繁多,新兴教会又鱼龙混杂。

    谙熟宗教的自己打着宗教问题研究的名号为大型教会调查各地的宗教问题,从中赚点儿辛苦费。

    就在发现女尸的江原道地区,有了新发现,名为野鹿园的新教会正在兴起。

    教会披着佛教外衣做善事,却以四大天王为崇拜对象,佛堂里没有佛祖,凶神恶煞的天王位列正主。

    三条故事线索看似没有关联,但随着朴牧师的深究,却引发连锁反应。

    名为野鹿园的教会源于金济石创立的东方教,但作为教主的他消失无踪,如果他还活着已是116岁逆天高龄!

    惊人的巧合却出现。谋杀少女的男子,正是他当年收养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