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最大败笔

    地狱是不是人间?

    人间是不是地狱?

    其实好像是那么一回事情,电影里面刻画的地狱一样生动真实,跟唐僧去了佛祖面前还被跟班索要好处费一样真实,哪里有什么地狱,人间就是地狱。

    按照这个逻辑,很容易就能理解,为什么阎罗王都要按照地狱的法规和条例来做事情,自己不乐意也要按着条例来。

    等级和不卑不亢在地狱里一样存在呀,见了老大要下跪,即使你多么高级和神通,该跪还是要跪的,说话要察言观色,在适当的时候说适当的话,插嘴的不一定就能把话说完,这个也是和人间其实是一模一样的,等级如此的森严,容不得你有任何失礼之处。

    但是对应的,有压制就有对压制的反抗,人即使在地狱也是可以不卑不亢的,我就是跪下了,我也可以选择两手叉腰,当个没事儿人一样,我一样可以藐视你,你不让我说话,我一样可以做表情动作呀,不让我说,我撅嘴表示反对不行呀,这个里面其实人的不卑不亢同样很真实。

    在丁诚眼里,主角江林犯的罪非常重,懒惰、谎言、不义、背叛、暴力、杀人、天伦这六大地狱的罪全犯了。然而他却不用被审判反而变成鬼差,只要超度49位死者即可消除记忆按自己的心愿转世?

    看起来非常划算,其实阎罗大王让他受的地狱是七大地狱之外最残酷的阿鼻地狱!

    阿者言无,鼻者言间,为无时间,为无空间,为无量受业报之界,故阿鼻地狱亦称为无间地狱。

    尽管江林是鬼差,看似来去自由,但是从阎罗让他保留记忆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内心必将在这千年内受尽煎熬。

    父亲用尽力气的求救、自己绝情的转身、母亲撕心裂肺地哭喊这些画面将不分昼夜拷打他的内心,在超度死者的过程中,只要涉及到“谎言”“背叛”“杀人”“天伦”这几大地狱,那一雪夜的痛苦就会涌现出来。

    而最令他痛苦的是,永远无法求得原谅,也就无法求得解脱,49位死者什么时候才够数,没人知道,就算是贵人,也都面临着判官和七大地狱的重重阻挠,更别说普通人。

    所以千年以后,在看到朴中尉同样因一念之差,犯下大错时,他看到了那个雪夜决绝的自己。不同的是这次有机会阻止悲剧再一次发生。

    所以表面上看他在帮金洙弘,其实是在帮朴中尉,也是在为自己做一个迟到千年的忏悔。而那一段独白,也把电影的暗线呈现在观众面前:父爱如山。

    导演用两个故事来表现父爱,第一个是成造神与贤东,虽然与贤东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所担任的角色就是父亲,做事情的出发点其实都是为了贤东。

    投资、画画、保护家里,就像我们印象中的父亲一样,他可能不是很有钱,他可能穿的不是很有品味,甚至还有点不修边幅,但是他会扛起整个家庭默默前进,把最好的留给孩子,用自己高大的身躯为孩子遮风挡雨。

    家里需要他是什么样子,他就是什么样子。成造神体现的是父亲的形。

    第二个就是阎罗大王与江林,阎罗大王的前世其实就是江林的父亲,被儿子杀死后,接了阎罗之位。

    归根结底,江文植是为了赎罪。养不教,父之过。作为一个优秀的将领,他深知自己没有尽到为人父的责任,没有正确引导江林,让嫉妒、贪功恋势、追名逐利充斥着自己儿子的内心,最后导致人伦惨剧。

    所以他接过阎罗之位,把儿子变成鬼差。即是在惩罚江林弑父之罪,也是在尽一个父亲的最后的责任,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为鬼差后,看尽璀璨俗世,勘破当年的贪嗔嫉恶怒,真心忏悔。

    试问天底下哪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

    如果不是罪犯滔天,谁又会下得去手让自己的儿子带着记忆赎罪千年,每一天看着身边的两个人,不断回忆起惨痛的往事,犹如活在无间地狱般?

    阎罗体现的是父亲的神!

    所以从主题立意来看,第二部的暗线是父爱,与第一部的母爱形成的照应,而且从形与神外内两方面进行阐释,表达得更加成功深刻。

    当然也有不少败笔,在第一部贵人是推进故事发展的核心人物。到了第二部,阴差三人组的前世谜团才是电影发展的助推器。

    一方面是由于金洙弘的死因在第一部里已经很清晰的展现给观众了,再加上电影一开头给出贵人的定义,也把如何为金洙弘辩护的疑惑减轻了不少。

    所以导演选择身世成谜的三人组来带起整部戏的节奏,本来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是这么做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由于电影的重心放在了阴差的前世,那就不可以避免会弱化成造神和金洙弘这两条线,成造神与贤东家的故事变成了为解怨脉和李德春服务的助推器,丧失原本属于自己的节奏,成造神与贤东的父爱也没法展现应有的感动。

    而金洙弘的审判之路则成了江林的回忆之路,可怜的金先生只能通过频繁的吐槽来凸显自己的存在感,甚至还要召唤恐龙来解解闷。

    导演又不愿意放弃这两条线,所以必须把三人组的回忆碎片化植入到这两条线里面,观众刚看到有点情绪反应,导演就把镜头切回现实,刚有点情绪反应,导演就切回现实。

    更要命现实的基调是欢乐,一边是逗逼解怨脉+韭菜成造神,另一边是吐槽者金洙弘,一直有笑点。在前世的故事里,观众的情绪根本没办法酝酿。

    甚至为了悬疑而悬疑,故意不告诉观众解怨脉就是江林的弟弟,但是稍微有点观影经验的观众都会默默地看着导演装b。

    多线叙事大多数情况下都会交汇,来凸显戏剧性。根本没有必要为了悬疑而这样叙事。回忆片段的支离破碎最终直接导致了三人组前世角色特点的弱化,把原本应该如同今世一样形象生动的角色变得符号化,把一个好好的前世故事给肢解掉。

    变成全片最大败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