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突发情况?

    它更像一种反思,

    经过痛苦折磨,长时间冷静后,回想过往种种,曾经美好逝去,自己没有珍惜。

    有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结合范志康的这个角色,他的悔恨不在于爱情,而是对于女儿死亡的自责,作为父亲,不能保护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近在咫尺,去眼睁睁任她凋零……

    刻骨铭心,

    生不如死!

    练习到半夜,完成度达到90%,退出系统,沉沉睡去。还是角色分析不够透彻,只能临阵磨枪,希望明天不会掉链子。

    第二天来到片场,换好衣服化好妆,徐英华姗姗来迟,明显感觉脸色不太好,所有人都打起精神,千万别触霉头。

    “第七场第一幕!”

    丁诚左手紧紧勒住女孩脖子,右手举起打火机,人半蹲,躲在女孩背后。这里是最高点,四周很空旷,应该不会有狙击手埋伏。

    仇恨的眼睛死死盯着一群警察,不屑道:“这么了?平时你们这么官老爷不是挺威风八面?”

    “那股子在我们平头老百姓面前耀武扬威的劲哪去了?”

    突然面对女警,大声质问道:“你不是说有线索就找你?现在杀倩倩的凶手就在这里,你能怎么办?”

    “我……”女警刚想说话,丁勇一摆手,警告道:“范志康,我再说最后一次,现在放下武器可以算自首,我们会帮你给法官求情,毕竟你也是受害者……”

    “受害者……”丁诚发出凄厉惨笑,仿佛听见什么最好笑的事,用力一勒女孩,疯狂道:“事到如今你们以为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老婆走了……现在连女儿也不要我……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吗?”

    “说……你们告诉我!”

    丁勇面色凝重,最怕面对这种罪犯,他们连死都不怕,谈判就是扯淡。

    突然门口跑来一个警员,来到丁勇身边,耳语几句,掏出一个证物袋。丁勇神情大震,示意所有人退后,当着丁诚的面,把证物袋慢慢打开。

    “这是……”丁诚看着那只粉红色手机,吃惊道:“倩倩的手机为什么在你们手里?”

    丁勇摇摇头,沉声道:“我们在手机里发现一个被删除的音频,经过高科技复原,你先听听。”

    按下播放键,短暂沉默后,一个清澈女声传出,充满悲伤道:“爸爸,当你听见这段录音时,我应该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每次看你早出晚归,其实我很心疼,毕竟一切都是为我。可自从妈妈走后,咱们再也没有好好聊过天,你还记得最后一次带我出去玩是什么时候吗?”

    “我在学校过的很不好,经常受到欺负,不知道多少次想告诉你,可……”

    “我不敢!”

    “怕你生气找她们,怕你骂我胆子小,更怕看见你自责的表情……”

    “每个漆黑夜晚,只能流着泪,抱着妈妈相片,把不开心给她讲讲。为什么她这么早离开我,留下我一个面对这个冰冷世界?”

    “算了吧……”

    “我累了……”

    “我去找妈妈了……”

    “爸爸……”

    “对不起……”

    “再见!”

    声音在空旷中回响,丁诚全身剧烈颤抖着,开启追悔莫及,眼神迷离,曾经的美好一幕幕出现,女儿从嗷嗷待哺的婴儿,到蹒跚学步,到牙牙学语,第一次叫爸爸,第一次自己吃饭,第一次去公园玩滑梯……

    无数第一次浮现在面前,眼泪仿佛断了线,一滴两滴三滴,汇成汪洋大海。

    “是我的错!”

    “原来都是我的错!”

    丁诚痛不欲生,身体仿佛承受不住巨大悲伤,慢慢被压弯,如同一只龙虾,只能蹲在地上。

    女儿每句话,好像一把把尖刀,活生生插入胸膛,硬生生把五脏六腑割开,用力搅动着,撕心裂肺的哭声终于忍不住爆发。

    所有人被丁诚所震撼,女警双眼通红,她是见过那个清秀女孩的人,从内心无比同情眼前这个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的枪竟然不自觉慢慢放下。

    一个……二个……三个……

    直到连丁勇的手都开始逐渐低垂,实在不忍心用这种方式对待一个失去爱女的同龄人。

    警察也是人,

    也有父母儿女,

    心都是肉长的!

    猛地回过神,现在是击毙罪犯的最好时机,手指移动到扳机,几次狠下心,可……

    从警这么多年,面对无数穷凶极恶,今天面对范志康,竟然下不去手?

    “放弃吧,你女儿也不希望看见现在的你!”

    丁诚一点点爬起来,哭声戛然而止,只留下一张心如死灰的脸。上面在没有悲伤和绝望,也没有愤怒和仇恨,有的只有平静。

    “你说的对!”

    “倩倩肯定不会喜欢现在的爸爸!”

    丁诚慢慢松开勒住女孩的手,把打火机扔在旁边,就在所有人松口气,丁勇准备亲自上去抓人的瞬间,猛地转身,飞快跑向边缘台阶。

    “不好!”

    丁勇一愣,脑中闪过不好念头,大叫道:“不要啊!”

    留给众人的只有一个背影,毅然决然,纵身一跳的背影……

    “咔!”

    丁诚从垫子上站起来,有些可惜,如果能多几个范志康在空中露出解脱的镜头应该效果更好。不过这话自己没资格说,见徐英华满意,戏份正式杀青。

    丁勇主动过来,拍拍丁诚肩膀,热情道:“留个微信,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丁诚赶紧加微信,两人闲聊几句,突然徐英华走过来,低声道:“人正好都在,有个突发情况咱们商量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