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这才叫炸裂!

    半小时开始化妆,这次扮演一个老村长,六十出头,满脸沧桑,粘上胡子很难认出是自己。

    没办法,小角色从来都是不要脸。

    各部门准备就绪,丁诚被五花大绑在树上,四周蹲着十几个乡亲,剧情是鬼子搜山抓八路,自己身为村长刚把人掩护藏到后山,全村被鬼子围起来,准备严刑逼问。

    “要知道皇军的耐心是有限的……赶快把八路交出来!”

    “还不说……你们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寿星公坐棺材板……都他妈的嫌命长了?”

    “别抓我儿子……快点放开他……我们真不知道八路在哪里……”

    “娘……快点救我娘……俺不想死啊!”

    “放开我媳妇……你们这次畜生……给你们拼了!”

    丁诚如同野兽般扭动着身体,眼睁睁看着相依为命的村民一个个被乱枪打死,最可怜的还是小翠,被几个畜生糟蹋完,活生生用刺刀……

    狗翻译跑到面前,满脸苦口婆心道:“那些八路给你什么好处?”

    “看看身边的人,其实我也不愿意祸害自己同胞,只要你说出来,我保证……”

    丁诚突然暴起,差一点咬住狗翻译的耳朵,破口大骂:“你个狗汉奸,绝对不得好死,你不是想听八路在哪?”

    “过来啊……只要你过来……老子就告诉你!”

    狗汉奸吓的一激灵,赶紧跑到少佐身边,满脸大汉解释道:“龟田君,这些都是该死的贱民,大不了直接烧村,我就不信几个受伤的八路能飞上天?”

    龟田点点头,下令把所有村民聚集到一起,日军围成一群,用枪顶着,生硬的用中文问道:“最后一次机会……谁能告诉我……八路在哪里?”

    “我数到三”

    “一”

    “二”

    “三”

    丁诚先是咆哮着,怒发冲冠的表情,全身颤抖,看着一家老小面对屠刀绝望的神情,尤其是小孙子,只有八岁……

    慢慢闭上眼睛,泪如泉涌,自己不只是村长,还是党员,一个三十年党龄的战士!

    突然露出一丝解脱,这样也好,乱世活的太累,大家一起走,路上也能有个照应。

    就在枪响的瞬间,突然传来一声哀嚎,一个男人连滚带爬到龟田面前,拼命往地上磕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哀求道:“别杀我……别杀我……我知道八路在哪!”

    丁诚猛的睁开眼睛,死死盯着男人,不可思议大叫道:“二狗子,是你!”

    “别相信他,只有我知道,除了我谁也不可能知道……”

    龟田慢慢抽出军刀,锋利刀尖压在二狗子头上,男人吓得瑟瑟发抖,结结巴巴道:“我半夜撒尿,见老村长鬼鬼祟祟往后山走,手里还拿着一个篮子,当时好奇跟上去……”

    丁诚如同雷击,摄像机一个特写面对自己,好戏上场,瞬间发动目眦尽裂,情绪从怒发冲冠如同火山爆发,双眼血红,仿佛地狱爬出来的恶鬼,面目无比狰狞。

    导演盯着特写镜头,只见血丝爬满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不甘、痛恨、背叛、后悔……

    赶紧拿起耳麦,急切道:“二号机再往前推,对,再近点!”

    “拍眼角!”

    王天死死盯着摄像机,眼睁睁看着丁诚的眼角慢慢炸开,好像一只无形的手,一点点撕裂,鲜血星星点点渗出来,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震撼的一幕!

    演龟田的是老演员,剧本要求这时候正好回头,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意思是看看你们多怕死。

    四目相对,一双恶鬼般眼睛盯着自己,瞬间打个激灵,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瞬间窜到脑门,差一点跪了。

    “二狗子,你不得好死!”

    “来啊,畜生们,爷爷就在这里,你们不是想杀人,先杀老子!”

    “就算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这群畜生……”

    “哈哈哈……来啊!”

    丁诚彻底进入角色,眼睁睁看着全家老小被虐杀,可笑的是还是被自己人出卖,没有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那种刻骨铭心的悔恨如同千刀万剐,热血上涌,眼角再次炸裂。

    “咔!”

    不知道为什么导演直接喊停,几步走到面前,指着龟田大骂道:“傻逼逼站在这里干什么?”

    龟田一愣,突然想起自己还有台词,一拍脑门,赶紧抱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

    导演狠狠瞪了一眼,走到丁诚面前,仔细打量那双演技炸裂的眼睛,关心道:“没事吧?”

    王天跑过来,先给丁诚松绑,拿出冰毛巾,直接按在脸上,急声道:“小刘,快拿医药箱来。”

    丁诚用手按住毛巾,心中一暖,尽快平复情绪,笑道:“导演没事,这条过不过,不过再来几次。”

    导演一愣,用力拍拍丁诚肩膀,开心道:“过,这条谁说不过我跟谁急!”

    见王天找来医药箱,叮嘱道:“赶快用水清理干净,千万别感染,好好休息会,先拍下一条。”

    丁诚目送导演离开,自己这段戏已经杀青,剧情安排大部队马上杀过来,可惜全村还是领盒饭,主要是为大决战铺垫情绪。

    王天叫来一个小姑娘,叮嘱好好帮自己消炎上药,然后赶紧去盯下一场戏。丁诚其实没大事,无非有点疼,滴点眼药水,摸上药膏,坐在旁边闭目养神。

    “兄弟,你刚才演技真是炸了!”

    睁开眼睛,居然是扮演龟田的胡斌,身后还有那个狗汉奸,两人笑嘻嘻凑过来,仔细打量丁诚,试探道:“科班毕业?”

    见丁诚笑着点头,恍然大悟道:“难怪,我就说野路子根本不可能这么牛逼是不是?”

    从口袋掏出一支烟,递给丁诚,开玩笑道:“刚才别怪兄弟分神忘词,主要是你的表情太吓人,我还以为是演恐怖片,简直……”

    旁边的狗汉奸赶紧接话:“就是就是,好家伙,从来没有见过演戏演到眼睛冒血,真牛逼!”

    丁诚心中暗爽,虽然都是小角色,但第一次得到同行认可肯定很爽。年龄相仿,大家很快熟悉,旁边又过来几个群演,都被刚才一幕震撼,围着自己问东问西。

    刘弘毅盯着摄像机,搞定最后一场戏,满意站起身,脑中挥之不去还是那双猩红的眼睛。叫来王天问道:“那个演员叫?”

    “丁诚,科班出身,现在到处跑龙套。”

    导演点点头,看着王天似笑非笑的表情,多年搭档自然明白对方的心思,笑骂道:“还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