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 天上掉馅儿饼

    中午12点左右,林淼的车队还没到,接到黄清清电话的朱迪铨,便已经搓着手站在上鲜阁门口等候。大冷的天,京城的风刮得人脸上生疼,这位带着前前前朝皇室血脉的老哥们儿,却笑得跟个大傻子似的。上鲜阁这个门面,他之前是以70万的价格盘下来的。当时才93年,400平方的建筑面积,算不上贵,但对普通人来说,也绝对不便宜。

    当时朱迪铨自己是绝对拿不出这笔钱,他的本钱,是来自他家传的一件古董。一颗看着并不起眼的珠子,因为沾了皇字,所以居然也卖掉了。出手价是65万,买家是住在故宫旁一间大四合院里的演员。然后朱迪铨自己又东拼西凑地攒了5万,这才有了上鲜阁这家小店。也正因如此,他这家店里才摆满了各种赝品和工艺品。

    说到底,卖弄文化气氛是假,缺什么就嚷嚷什么的心理,才是朱老板的真实写照。

    三年之前,那个姓李的演员前脚才刚买下他的珠子,后脚就投资失败破产,四合院紧急出手,卖给了林淼。当时朱老板还只是感慨“东瓯市那**崽子真特么有钱”,但谁能想到,没过两年,他自己这家店也落到了“东瓯市那个**崽子”手里,随即二话不说就改了口,人前人后开始管“小崽子”叫“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朱迪铨是拿着上鲜阁5%的股份,给淼爷看家护院、跑腿打杂的。这种心情怎么形容好呢?

    应该来说,很是特么的骄傲和自豪啊!

    70万盘下来的店铺,朱迪铨卖给林淼的价格是150万,年化率超过25%,再加上营业三年所得,每年还能挣个七八万,纯粹看账目的话,这笔买卖就赚得够可以的了。

    更不用说,现在还搭上了林淼的快车。

    淼爷是什么人物?那可是身家几十亿的神童!

    看岁数,估计等自己老死那天,淼爷都还活蹦乱跳。这么一张能吃到死的长期饭票,甚至能吃到下一代的饭票,不死死抱住怎么行?

    朱迪铨甚至已经开始计划,等他上高中的儿子一毕业,立马就塞进店里干活。大学的专业都给他想好了,不是工商管理就是酒店管理,反正一句话,必须学管理!

    到时候自己手里这5%的股份可以传给儿子,然后儿子传孙子,孙子传曾孙,就跟自己的祖辈一样,世世代代都不愁饭吃。林淼的生意做得越大,他老朱家的日子就能过得越好。

    如果上鲜阁哪天做大做强了,做到上市了,想想那5%的股份,一年能拿多少分红?没少听来店里吃饭的明星、老板吹牛逼的朱老板,耳濡目染之下,不仅想得远,而且真心想得多。

    等了十几分钟,没白吹冷风的朱老板,终于盼来了淼爷。

    林淼一下车,朱老板就堆笑跑上前,前倨后恭道:“淼爷,辛苦辛苦,大冷天的又来京城跑一趟。做人太优秀了,也挺烦恼啊,哈哈哈哈……”

    林淼嗯了一声,随口问道:“我说的那个人到了吗?”

    朱老板道:“还没。”

    “那来了让他直接去我那个包厢吧,你先上菜,我们先吃。”林淼拉着洛漓的手往店里走。

    朱老板见到洛漓眼睛一亮,大声问道:“这是老板娘啊?”

    洛漓很是不客气地点了下头:“嗯!”

    然后不等朱老板再说什么,一行人就快步上了楼。上楼之后,洪鹏很自觉地带着兵哥哥们去了另外的包厢,只有黄清清、王斌和林婉如,跟着林淼和洛漓进了林淼专用的那个屋子。

    包厢里温暖如春,林淼脱掉外套,拿手扇了扇脸。

    屋里头三个姑娘见状,立马把各自跟前的湿面巾全都递了过来。林淼见状一笑,接过洛漓那包,然后转头对逗黄清清道:“给我干嘛?给你家斌哥啊!”

    “什么我家斌哥……”黄清清既含羞又咬牙切齿,撕开湿巾的包装,最低小声嘀咕,“老娘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王斌听到,立马跟着吐槽:“老大姐,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草,受不了。”林淼忍不住道,“你们两个差不多就行啊,这里还有未成年人呢。”

    黄清清转头白了王斌一眼,王斌很配合地痛苦抱住了头。

    林婉如看得咯咯轻笑,林淼突然又插了一句:“小婉,小马哥是不是在追你?”大美女骤然笑声一止,随即就听林淼悠悠然地接道:“你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一定要想明白啊。不然影响到工作,那就不太好了。”

    林婉如顿时陷入尴尬,脸色一阵变化。

    她这两年一边享受这自己男朋友的跪舔,另一边在公司里也没少跟别的男人暧昧不清,甚至要不是林淼还没成长到“男人”的状态,她都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动歪脑筋。

    但她没想到的是,林淼这么小的年纪,居然在这方面能如此敏感。

    而且更重要的,这话还是当着黄清清说的,分明就是在敲打她吧?

    林婉如慌张又心虚,想解释两句,林淼却根本不给机会,直接转头对黄清清道:“下午我们去办事处看一下,有什么需要处理的,就赶紧处理,我晚上就回杭城,明天还要上课。”

    黄清清很爽利地应了声:“好。”

    小luoli却发出了不舍的声音:“啊……”

    林淼拉起洛漓的手,摸得很流氓道:“过年我就来接你,我们一起回东瓯。”

    洛漓任由林淼摸,掐着日子算道:“那还要一个多月呢……”

    说着话,包厢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林淼立马停下咸湿的动作,摆出正人君子的样子,喊了声:“请进。”

    外面的人就推门进来,几个服务员端着凉菜和饮料上桌,朱老板也跟着进了屋。服务员们偷偷瞥了眼老板的老板,放下盘子,便匆匆鱼贯出了门。朱老板等服务员都走了,拿起装牛奶的大玻璃壶,就要往一个空杯子里倒,一副要抢着先干为敬的样子。

    林淼忙拦住他:“老朱,敬牛奶就算了,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朱迪铨讪讪放下玻璃壶,然后看黄清清一眼,微微弯着腰问道:“林总,我托黄秘书跟您提的那个建议,您觉得怎么样啊?”

    林淼也转头看黄清清一眼,忽然回想起来,笑道:“京城这边的地块开发,零敲碎打的没意义,我已经有计划了,多谢你费心思了。”

    朱迪铨听林淼很一说,脸上就笑容就微微僵硬了下来。但是马上,他就恢复了原状,连声说道:“没事,没事,我就是看京城这边的房子有涨价的迹象,都是瞎想的,那您先吃。老板娘,黄秘书,王队,林秘书,有什么需要就叫我啊……”

    朱老板说着,客客气气退出了房间。

    黄清清看得傻眼,小声道:“好歹也是个老板啊,搞得自己这么低三下四的……”

    林淼淡淡道:“有底气的才能不卑不亢,心里发虚,就容易跑偏。就像咱们斌哥,向来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在我面前就永远很自在。有些人就不一样,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想要什么,见到我就没头没脑地讨好,那种讨好,能有什么意义?我到头来,连他们的名字都记不住,他们也白瞎一番恭敬。所以我为什么欣赏斌哥,因为斌哥比一般人聪明,永远知道自己该干嘛,不该干嘛。方向对了,事情才能办好。”

    王斌被林淼一阵夸,乐得呵呵直笑。

    黄清清忍不住揶揄道:“哎哟,看不出你还有这么多的优点?”

    王斌道:“你也就只能看到那些看得出的优点。”

    黄清清不知又想到什么十八禁的东西,老脸微微一红。

    这时半天不吭声的林婉如,突然插嘴道:“林总,京城的房价明明要涨,您干嘛不买啊?”

    林淼转头看看林婉如,显然这姑娘已经进退失据了,但怎么说也是培养了快两年的,只能先耐着性子回答道:“京城这边的房子要涨,确实不假。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它到底涨多少,这笔投资才是合算的,同样的时间,如果我把一笔钱放在其他地方,是不是更加有意义?

    而且集团的资金情况,现在是不明朗的。

    江海房开的项目,现在出于投入阶段,而且资金缺口很大,大量的项目都是在靠银行贷款运转,小可爱科技现在虽然投入不大,但是也没怎么盈利,天源文化靠吃《寻仙》的老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就算接下来拍的每部电影全都赚钱,电影的投资回报周期,至少也得一两年,而且哪怕能挣一个亿,对山水集团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山水集团现在还能玩得转,全靠我个人账户上的资金还有富余,如果我贸然投资,又收不回钱,将来无论哪一环出问题,那谁来救我?

    除了卖农商银行的股份,好像就没有别的选择了。但是那时候我是等钱救命,肯接手农商银行股份的人,肯定要就地压价,到时候这个损失,就不是几个亿那么简单了。农商银行70%的股份,再过十年,100亿都打不住,我要是被逼得卖股份,而且是低价出售,得损失多少?

    京城的房价,再过二十年,起码能翻三五十倍,现在卖一千块一平方的,将来打底三五万起步,但是我这笔钱扔进去,这二十年时间,我等得起吗?就算我等得起,到时候就算我想卖,就一定会有人接手吗?零散的小房子,只能拿来收租,真要卖,只能降价卖,因为本地人用不着,外地人多数会买不起。买得起小房子的,干脆买更大的多好?

    所以这笔投资,对个人来说确实合算,对山水集团,就是个毒饵。吃进肚子,就算毒不死,也得伤元气。有这二十年的功夫,我干什么都比投资京城的房子强。”

    林婉如几个人全都听得一愣一愣。

    只有洛漓,不停地往她自己和林淼的碗里夹菜,吃得不亦乐乎。

    聊了没一会儿,楼下的热菜就开始一道接一道地上。

    林淼早就饿的肚子咕咕叫,就懒得再说话,跟洛漓一起低头猛吃。

    一直吃到12点半,黄清清说的某领导的秘书,终于姗姗来迟。

    真正意义上的大秘同志,来得风风火火。进屋后跟林淼一握手,就开门见山道:“林总,我们听说您在杭城处理了一桩不小的麻烦,这个麻烦,京城现在也有。”

    林淼一听这话,当场就不吭声了。

    可大秘同志绝对没拿他当外人,居然拿出一张京城的行政图,摊开来指给林淼看道:“林总,您看,我们现在有23块地块无法动工,后面的问题可以说是非常严峻。

    今年马上就要过完了,这个季度一结束,后面一月份大家都要忙着过年,算下来差不多有两个月的时间,很多问题是没办法解决的。而且我们市里接下来要准备申办奥运,得预留大量的资金搞市政工程。财政上已经非常捉襟见肘,可以说根本腾不出多余的钱来。

    除了找您,我们还找了其他一些企业,但是那些企业负债情况都很严重,年底又是需要收回资金的时候。市里的领导思来想去,觉得全中国现在能帮得上这个忙的私营企业,掰着指头算,也就那么几家,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您。因为您有这方面的经验和队伍……”

    “停。”林淼直接打断了大秘同志,干脆利落地问道,“你们需要多少钱?”

    大秘微微一笑,用说十块钱的口气道:“不多,十个亿。”

    饭桌上一片安静。

    林淼瞥了眼那张地图,沉默半晌,又问道:“我的好处呢?”

    大秘伸出手指,在三环附近指了一下:“这里有块很大的棚户区,市里保证05年之前完成拆迁改造,土地总面积1200亩,规划建筑占地面积,原则上不低于二分之一,而且全都是住宅和商用楼,绝对不让您修什么公园绿地。整整60万平方,规定限高19层楼,理论总建筑面积能到1100多万,到时候总出让金一口价50亿,您全拿走。就算按每平方3000块卖,这里都能卖到330亿,减半都能有150亿以上,稳赚不赔。您要是自己置办物业,市里还能免你三年的税……”

    林淼听大秘同志飞快说着,眉头皱得飞起。

    这么大一块馅儿饼,无论怎么看,都像是要人命的陷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