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改写互联网历史

    林淼第二天早上醒来,心情就非常愉快。因为洛漓早上六点半给他回了短信,用词非常直抒胸臆,几乎可以和“你要是满了,那我就漫出来了”相提并论。

    于是有了未成年爱情的滋润,早饭过后的高数课,脑子都清醒了不少,端木蓉给他讲的五道题居然听明白三道半,简直超水平发挥。慕容姑娘在经过长时间和淼爷的单练后,对淼爷的数学水平已经了然于胸。可即便淼爷的神童形象在她心里幻灭了大半,她也只能安慰自己,这世上确实是有“纯文科生”这种生物的,毕竟她总不能指着林淼的鼻子怀疑淼爷智商有问题,好歹也特么是全国文科最高分,淼爷要是智商有问题,那我国的未来到底在哪里?

    高考状元的名号,就是这么硬核管用,随手亮出来,就足够镇压全国12亿人口之中的11亿9千万个不服。至于剩下的1千万,亮出山水集团,又能继续摧枯拉朽搞定至少90%。直到最后百来万人,那就不光是考试分数和钞票的问题了。这里头还包括资历、成就、身份,甚至是血统——所以当一个问题连钱都无法解决,其复杂程度,就相当可以想象了。

    而人类社会,可能在四五千年之前,就已经复杂到了这个程度。

    所以别说治国,淼爷现在就是管个山水集团,都已经隐约感到有点吃力。更不用说,明明都这么难了,居然还尼玛要半工半读的。精神压力之大,简直影响发育……

    早上认真上完数学课,端木蓉比林淼还吃力地给推荐了一个数学系的老师,留了张名片给林婉如,然后也不留下吃午饭,就很不拿自己当秘书地到点就跑。

    林淼帮周同知解决完杭城烂尾楼的问题后,山水集团在杭城的办事处突然就失去了工作方向,幸好端木蓉持家有道,知道这个办公室目前还带着临时办事点的特色,找来帮忙的,全都是曲大的大四实习生,连合同都没签,一个月2000块工资外带一个毕业后可以去山水集团总部上班的口头承诺,就替林淼网罗了一堆高素质人才,而且居然还很省钱。

    鉴于慕容姑娘对集团的帮助如此之大,林淼也就稍稍多给了她一些小特权。

    目前淼爷手下三个秘书,黄清清有态度和忠诚,端木蓉有学历和资源,林婉如有脸蛋和身材,唯独就还缺一个具备能力和水平的。林淼也不知道自己挑了半天,到底在挑个毛。

    秘书办不了事情,那还叫秘书吗?!

    不过林淼有时候反思一下,觉得也有可能是自己太过挑剔了。

    就像所有干过某个行业的人,都会对后来者吹毛求疵。林淼对黄清清、林婉如和端木蓉的挑剔,可能是不是来自老板的挑剔,而是源于“老前辈视角”的挑剔。毕竟如果不当老板的话,林淼觉得自己伺候别人的本事,也同样是相当突出和优秀的。

    这年头能这么无比分裂地在主子和仆人两个身份之间来回切换自如的人,林淼估计全球都找不出几个,但转念想一想——我国的公务员,是不是理论上就该是这种存在?既要有管理意识,又要有服务精神,而且面对的还是同一批人。所以,确实是技术活,得把本我、自我、超我的角色,掌握和安排得非常通透才行。按玄幻的路子讲,这就是圣人呐!

    带着这番迷思,下午在保镖和美女秘书的陪伴下,林淼在大教室里上了三节《思想教育与法律基础》的公共课。那个讲师居然还请淼爷上台说两句,被淼爷不给面子地直接拒绝。于是继司克真之后,林淼貌似又得罪了第二位曲大老师。可见主场不主场的,还得看双方默契。有些时候,并不是掏了钱,就能保证处处都心情愉快。

    等到下午四点出头,林淼放学回到家里时,今天主要想见的两个人已经等候片刻。

    tony老师显得精神萎靡,小马哥也略有点疲倦的样子。

    林淼一进屋,两个人就急忙站起来,带着几分强行振作起来的兴奋,连忙问好。

    “林总。”

    “林总。”

    “坐。”林淼大咧咧在两个人跟前坐下,见他们脸色不太对,不由笑道,“昨晚没休息好吗?”

    tony老师立马道:“林总,你那个游戏大厅太牛逼了!我这几天把所有的,每个棋牌游戏的功能全都试了一遍,我觉得棋牌类的游戏,能做出这种互动性来,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听说你您自己策划的?”

    林淼微微点头:“不错,是朕下的旨。”

    tony老师自动把淼爷的回答翻译成人话,有种叹道:“林总,你太有才华了。”

    林淼继续点头:“嗯,我知道。”

    tony老师:“……”

    场面一度陷入了寂静……

    过了片刻,林淼才转头望向一直都很内向的小马哥,突然问道:“小马哥,你觉得qq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小马哥愣了片刻,表情弱弱地回答道:“您不是说,要把qq做成能联系所有人的软件,眼界要放大,目光要长远,qq将来的样子……您不是已经有判断了吗?”

    “对。”林淼点了点头,“我确实觉得,qq的将来是不可限量的,这是一个能改变中国人通讯方式的,跨时代的产品,但是我最近几天认真思考了一下,我觉得做这样一个产品,固然是充满前景,但qq要想独立活下来,却必须通过其他的方式。我们利用这样一个软件,对企业来说,我们付出的是资金投入和脑力服务,收获的是什么呢?是我们的用户数量对不对?但是这些用户数量,将来这个庞大的,可能会增长到五六个亿的用户群体,我们要怎么把他们转换成具体和切实的消费单位,变成实实在在的,可以产出效益的市场资源?”

    小马哥和tony老师对视一眼,不知道林淼到底想说什么。

    好在林淼马上就自己给出了答案:“我觉得互联网挣钱,和实体产业挣钱其实没本质上的区别,都是想办法为社会提供一种必须消费品,我们来提供产品或者平台,要么直接自己卖,要么提供平台让别人来说,我们收渠道费或者平台费,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别的路子。

    创造平台的工作,我已经有了想法,做了一点前期的投资,这一块说实话,我很想管,但是现在没多余的精力去管,那是将来的事情。所以眼前呢,我希望我们的盈利模式,应该是自己提供产品和服务。具体的例子,就是小可爱游戏大厅。

    我认为网络游戏,是将来互联网真正意义上的,少数几样区别于实体产业的特有产品之一,而且能直接给我们带来稳定的巨额利润。

    我之前的设想是,你们通过把qq做好,然后以qq的客户群体为依托,引入游戏产业,但是现在看情况,一来周期太长,qq想做大做强,少则五六年,多则十来年,这中间需要不断地注资,才能生存。而且这样一来,对山水集团和小可爱科技来说,qq就变成了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这场竞争,基本会是零和博弈,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因为市场蛋糕就这么大,互联网人口的总数是基本不变的,每年的增量也是有限的,谁抢占先机,后面的人就基本没什么弯道超车的机会,所以我思来想去,实事求是地讲,我当然不会给qq留机会。”

    小马哥和tony老师脸色微微一变,满脸惊恐。

    林淼随即就道:“所以我今天请你们两个人来,是想收购qq剩余50%的股份。”

    小马哥和tony老师的脸色再一变,满脸惊讶。

    林淼淡淡道:“我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如果你们肯卖的话,我再出600万,买下qq剩下的50%的股份。你们两个人,可以选择退出,也可以选择继续留下来,作为小可爱科技公司的一份子,继续负责运营qq这个产品。

    第二,我出300万,买下qq剩余50%的股份,你们两个人,每人再拿0.5%的小可爱科技的股份,作为小可爱科技的股东,将来理论上也将成为山水集团董事会的董事,加入我们山水集团,为中国的互联网事业一起奋斗。”

    小马哥和tony老师脸色变了又变,满脸惊喜。

    “林总,您真想买下qq?”小马哥喜形于色,脸上充满了一种偶遇接盘侠的兴奋之色,性质上,和中了500万的彩票非常相近。

    而tony老师则是另一种兴奋,眼里充满狂热,用他的塑料普通话道:“林总,我等你这句话都等了几个月了!你要再不说,我都想主动跳槽了啊!”

    林淼看着他们此时还青涩的面庞,以及他们喜出望外的样子,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历史,就这样被他刷新了……

    虽然于心不忍,可是,朕一定会把有钱鹅养大的!

    “合作愉快,欢迎加入山水集团。”林淼向小马哥和tony老师伸出了友谊的手。

    两天后,小可爱科技的主要团队齐聚西湖边,开了一场被后世称作“山水西湖会议”的小会。会议上林淼对小可爱科技的事务安排又做了变动,任命小马哥为公司执行总监,负责公司日常运营,占股0.5%,任命张小东为产品总监,占股0.5,任命郭思齐为公司技术总监,拿出小可爱科技1%的股份,换回其手上天源文化2%的股份。

    公司改组成三个主要部分:研发和维护部,市场和产品部,行政和人事部,分别由郭思齐、张小东和小马哥负责。三个部门下面,设立五大业务事业群,分别为搜喵网事业群、搜喵引擎事业群、小可爱游戏事业群、qq事业群、小可爱事业群,以及独立于五大事业群外,由林淼个人100%控股的招财猫科技金融公司,前五个事业群的负责人从公司内的程序员中选拔,招财猫由郭思齐直接负责,主要工作方向,就是强化招财猫的安全性。

    郭思齐因此兼职农商银行理事会理事,张小东兼任哇咔咔游戏公司总经理,替换下已经趋于崩溃的尤副总,小马哥兼任山水集团董事长助理,直接对淼爷负责。

    林淼不是很确定这套班底能运行多久,但在他心里,小可爱科技的构架,基本也就差不多了,至于以后要做的下载工具、影音软件、杀毒软件、浏览器、各专业软件,无非就是继续追加事业群。但这些玩意儿的盈利能力,懂的自然懂。无非就是拿来吸引流量,垄断市场,不能真的指望他们赚钱。

    而真正直接赚钱的哇咔咔游戏,则完全掌控在他私人控股的天和投资下面,也就是通过小可爱科技的资源,打造技术、服务和市场团队,但最大头的收入,则全都直接从他的个人口袋里经过。小可爱科技的运营资本,也只能从他的个人账户里先走一圈,才能进入公司的户头。

    他既是小可爱科技的甲方,也是小可爱科技的乙方。

    小可爱科技会长得很大,但是公司账面上,恐怕很难会有盈利的一天了……

    但是没关系。

    “虽然小可爱科技永不上市,但是小可爱旗下每一个事业群,将来都有可能成立单独的分公司,所有的分公司,都有上市的机会。而每一个小可爱事业群的负责人,我保证都能拿到你们应得的股份!让我们一起为梦想努力!”

    淼爷在西湖旁的洗脑大会,开得振聋发聩。

    会议开完第二天,京城明德研究所的莫一师就发了篇文章,高呼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就是传销企业,林淼根本就是个传销头目,曲大就是传销窝点,再次引发口水大战。

    但是淼爷没工夫搭理他。

    转眼又到了12月中旬,每年一次的少先队颁奖典礼,林总队长是必须要出席的。而今年比较特殊的是,由于洛漓一年没跟同学打架,所以光荣获奖。

    全国著名早恋情侣夫唱妇随的样子,搞得央视又兴奋又蛋疼。

    这个典型,完全没法拿出来宣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