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七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第一届“培优书包杯”拳皇97全国挑战赛,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外热内冷”的姿态,顺利闭幕。火热之处在于不绝于耳的家长咒骂和媒体狂欢,以及极其罕见的有关部门的道歉,冷清的则是比赛本身,只有选手,没有观众,甚至连冠名商“培优书包”的工厂老板江洋同志,都没有到现场来露个脸。唯一对此时有切身情感波动的,唯有拿到最终大奖的6个选手和他们的家长,真正失望的,则是周日早上就被淘汰掉的另外6个。

    总而言之,那些闹得很欢的人,其实和这件事并没有半毛钱关系,而真正和这件事发生了半毛钱关系的人,却多数都无比悲恸地不想再谈。

    当天晚上,搜喵网门户网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挂出了比赛报道。报道内容包括一篇不到400字的新闻稿,一份获奖者名单,一张尤瑜和冠军高举活动支票的照片,一张印有“培优书包”和“哇咔咔科技”logo的喷绘照片,以及最后那一把,时长大概2分半钟的生死局录像。报道在晚上9点之后公布,但等到24小时之后,网络上才后知后觉地有人开始讨论这件事情。再接下来,吊诡的一幕就出现了。

    就在全国地方报刊都对这件事不屑一顾的时候,某杂志居然在3天之后刊登了这则消息,随后京城某小报在跟比赛冠军和赞助商“培优书包”以及哇咔咔公司确认情况属实后,立马便转载了该杂志的内容,两天之后,这则消息终于出现在《沪城早报》上,并附上了圆寒的最新大作《人生属于自己》。圆寒同学在文中振臂高呼,人生永远存在无数种可能,如果你不去尝试,那就不可能收获上天在冥冥中给你准备好的那份礼物,并且暗暗讽刺了林淼“自古读书一条道”的理论。这篇文章先上了《沪城早报》,随后又登上了博客。

    林婉如把这个消息告诉林淼后,林淼当时就惊呆了。

    要不是知道圆寒脑子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他非得以为圆寒是自己的员工不可。

    这尼玛,亲兄弟级别的神助攻啊!

    淼爷二话不说,对圆寒的这篇文章下达了封杀令。

    原本守在电脑前数点赞数的圆寒一看自己的文章居然被狗日的搜喵博客封了,顿时那敏感的小心灵就受不了了,飞快跑上贴吧,思如泉涌地写了篇《他们到底在装什么?》,讽刺林淼做人虚伪,一边把97选手的新闻往搜喵网上贴,一边却阻止“追求自由的人发出自由的声音”,并叫嚣“直接封掉博客岂不是更加方便你们控制言论自由”?

    贴吧上的这篇文章,迅速得到成千上万的圆寒拥趸们的转发,网络上浩浩荡荡,掀起了一股讨伐博客的热潮,紧接着又有淼爷的支持者跳出来,怒喷圆寒的粉丝无脑,双方骂成一团。

    在《沪城早报》刻意的推波助澜下,这场骂战很快就从线上延续到了线下,等到十一月中旬的时候,当无数的家长和孩子得知,那场由“哇咔咔游戏公司”主办的比赛,第一名居然拿到了十万块钱的巨额奖金,舆论的风向瞬间就发生了变化。一时间,无数教育专家被请到各个地方的演播室,讨论这场比赛是否能体现出“选择的意义”,话里话外,显然全都想借着这股歪风,再把被打压了好几个月的素质教育话题,再从水里捞出来。

    很显然,虽说《新思维》的比赛停办了,但只要能重新抢占到一个大义的山头,再办个类似的新比赛,无非就是换个名字的事情而已。

    汹汹舆论之下,被推到风口浪尖的哇咔咔公司终于不得不略作表态,尤瑜硬着头皮,连续几天,分别接受了《沪城早报》、《羊城南方报》和《环球经济报》的采访,并在某人通过秘书的授意下,面对记者,坚决表示会把游戏产业坚定地做下去,目标是把中国做成全球最大的游戏消费市场,要做出国际竞争力。至于参赛的孩子,他们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因为沉迷游戏而影响学习的孩子,不是输给了游戏,而是输给了自己。

    游戏本身是无辜的,就跟原子弹本身没有善恶之别一样!

    尤瑜在媒体前喊出的这句话,立马被所有圆寒的粉丝们奉为至宝,高喊“林淼只会死读书”的声音,又一次以一种清奇的姿势,从社会的各个角落里冒了出来。

    这一次,无需任何人来背书,人们只要知道,有那么一群孩子,靠着打游戏挣了十万块钱,就足以证明“人生的可能性是无限的,所以不必非要读书”的道理。

    然而这个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短短48小时后,随着黄河实验室的落成,林淼再次硬核站到了所有“素质教育倡导者”的对面。《东瓯日报》、《曲江日报》甚至《群众日报》都发表了相关报道,对林淼投资一个亿,支持祖国科研事业的做法,给予了高度评价。

    贴吧上原本一边倒的声音,瞬间又换了一个倒的方向。

    嘲讽林淼死读书的人集体哑火,支持林淼的人开始挥舞胜利的大旗,中间还夹杂着讨伐“哇咔咔游戏公司”和尤瑜本人的声音,还有家长表示,自己已经拿剪刀处理了刚给孩子买的价值200块钱的巨贵的培优书包,因为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背着如此反智的书包上学,简直是给孩子的偶像林淼丢人!

    林淼翻到这条帖子的时候,正在同时和培优书包的老总江洋,以及哇咔咔科技游戏公司的老总尤瑜,在qq群里聊天。江洋看这些帖子看得无比茫然,本该是林淼拥护者的人,现在却在破口大骂林淼的公司,同时又分裂地夸奖林淼本人;身为执行者的尤瑜,明明是在替林淼干活,却被林淼的粉丝口诛笔伐,并且得到了圆寒粉丝的支持。

    而所有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大家不知道哇咔咔后面的控股公司是天源投资,而天源投资,又是直接隶属于山水集团投资部的。但是江洋转念一想如果所有人知道了这一切呢?那特么精神岂不是要更加分裂和错乱?而且话说回来,貌似东瓯市知道这件事的人,应该也不少吧?可怎么那些往日里无孔不入的媒体,这回就选择了视而不见?

    江洋在群里提出这个疑问之后,林淼向他解释道:“第一,拆穿这件事,目前对某些人并没有实际的好处,他们的目的是要浑水摸鱼,所以鱼没摸到之前,就要装聋作哑。第二,这件事某些人先引而不发,等到以后想弄死我的时候,能拿出来做更大的文章。”

    江洋顿时惊道:“操!那你这不是自杀吗?”

    “自杀?”林淼冷笑着飞快敲字,“就凭那群臭鱼烂虾,等他们找到弄我的机会,哇咔咔科技早就每年纳税破百亿了,到时候谁敢动哇咔咔科技,谁就是人民的敌人!”

    半天没吭声的尤瑜,发了个叹气的表情出来。

    林淼安抚道:“尤总,要有信心。”

    尤瑜在电脑前捂住了脑门。

    外界舆论都吵成这鬼样了,真是完全不知道林淼想干嘛……

    还有,林淼所说的“某些人”,到底是哪些人?

    在尤瑜的疑惑不解中,林淼和圆寒的粉丝,掐了足足十来天,才稍微有点消停下来。

    11月21日,林淼在百忙之中抽空,前往杭城近郊某地,参加了当地“林淼希望小学”的开学典礼,周同知非常给面子一起陪同前往,随行的自然而然还有一群杭城的大小官员。

    当天晚上,在《杭城新闻联播》的画面中,面对记者关于近段时间社会舆论的提问,林校长说了这样一番耐人寻味的话:“我觉得哇咔咔科技的尤总,大体上说话还是挺客观的,一个人成绩好不好,和他是不是玩游戏,并没有绝对的关系。学习好的孩子,可能也玩游戏,不玩游戏的孩子,也有可能学习不好。

    不过我的建议是,未成年人,最好还是要远离游戏,因为孩子普遍缺乏自制能力,应当远离诱惑。所以对于最近社会上的议论,我的观点还是不变的,依靠游戏获得好处的人,是极少数,我们不能拿个别现象当普遍规律,每个孩子,不管游戏天分是好是坏,都没任何理由放弃学习,我说的这个学习,就是指考试成绩。

    因为游戏,你不可能玩一辈子,哪怕你再厉害,也总有比你更厉害的人出现,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但是文凭能带给你的好处,绝对是一辈子的。

    我们盲目地谴责哇咔咔游戏不太讲理,你反对他,不参与就行了,但是拿哇咔咔科技当一面大旗,鼓吹什么人生选择的多元化,就相当值得批判。普通人家的孩子,除了认真读书,哪有什么选择的权利和余地。所以我要告诫所有林淼希望小学的同学们,别听那些吹捧电子游戏比赛的人瞎说,好好读书,才是硬道理!”

    杭城不愧是大城市,这段电视采访一经播出,立马就引发了全国范围的讨论。

    “哇咔咔科技游戏公司”作为其中的关键词,在1998年的11月月底,红到近乎路人皆知。

    郭鹤龄和魏军默默看着林淼的操作,佩服地说不出话来。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外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