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奥数课

    “1994年9月8日,星期四,小雨。今天我和班上的同学做了一件错事,十分对不起我们班的林淼同学……后来在林淼同学的批评和教育下,我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今后,我一定吸取教训,再也不犯这样的错误。这真是一节有意义的思想品德课啊!”

    “啪啪啪啪……”

    刘秀英没随随便便就把熊孩子们放过去。

    虽然林淼说原谅了张瑶瑶,但小可爱依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第二天早上第一节课,她就拿着昨天的日记兼悔过书,当着全班的面声情并茂地读了一遍。因为写得还不错——不像其他三个家伙的悔过书那样狗屁不通,所以还赢得了全班小屁孩的热烈掌声。

    等四个小孩依次读完,刘秀英才终于把这件事揭了过去,让张瑶瑶长舒了一口气。

    不用叫家长就好……

    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林淼班上的小孩对他的态度好转了许多。

    一方面因为小孩子都特别容易屈服于权威和榜样,像林淼这种特别能叨逼叨的,十个里面有九个会成为校园偶像。更不用说,林淼还是跳级上来的学霸,在神童光环的加持下,自然更加容易受到小孩——尤其是小女孩的崇拜。

    而另外一方面,也多亏了学校内部的大肆宣传。

    林淼那篇登报的作文,已经被苗校长当作范文,抄在了学校的公示栏上。学校各班级还复印了原件,人手一份发给学生们,搞了一次集体学习。

    总而言之,就是林淼在入学的第一个星期,就红遍了整个百里坊小学。

    学校里上至自以为马上就要进化到中学生,从此以后可以随意抽烟喝酒烫头泡妞的六年级准毕业生,下到刚刚从幼儿园的温室里被强行拖出,上课时还偶尔哭着叫妈妈并且小便也不知道去厕所而是站在教学楼外的阴沟旁掏出家伙就放水的一年级小幼儿。

    全校将近2000个学生,全都记住了林淼这个名字。

    林淼走在校园里,就如同明星走在红毯上,一举一动,都受到粉丝们的强烈关注。

    因此在这种环境下,就算是肖俞宇这种发自肺腑地很想把林淼打一顿的二货,也只能暂时忍住冲动,另作其他打算。

    在和平而宁静的气氛里,林淼又和四年级奥数题死扛了两天。

    然后,就迎来了重生之后的第一个周末。

    1994年,中国还没开始实行双休制度,学校每周只有星期天一天时间的休假。

    周日早上,林淼就像平时上课一样,照样独自一人来到学校。

    学校传达室的老头不晓得林淼的身份,任凭林淼怎么解释,就是坚决不放行。

    林淼没办法,只能背着书包在外面傻等,一直才等到苗校长和给他上课的那个老师从学校外面过来,才总算跟着两个校园大佬进了门,苗校长见林淼等得辛苦,还不轻不重地埋怨了传达室的小老头两句,小老头不好意思得很,连连跟林淼道歉。

    林淼在对待这种小误会的态度上,作风和他亲爹老林同志可谓天差地别。

    不仅没有为难传达室老伯半句,反倒给他说了好话,对苗校长道:“阿姨,这个叔叔不让我进来,也是恪尽职守,对工作负责嘛。要是他随随便便就放人进来,你还能放心让他做这份工作吗?”

    “你个小家伙,嘴巴真能说,比你爸都能说。”苗校长这话倒真不是客气,在瓯城区上下都误以为林国荣是个“文化人”的情况下,她和林国荣接触了两次,就知道林国荣其实根本就是一肚子草。那点“文化人”的设定,都是包装和吹捧出来的。要不是看在林淼这个孩子的份上,她才懒得多搭理林国荣这种人。

    现在百里坊小学的老师们,除了入学那天亲眼见证过林淼神奇表现的几个人,其他老师私底下全都以为林淼是子凭父贵才跳的级,只有苗晓秋,心里颇为笃定,将来林国荣反倒更有可能父凭子贵,从林淼身上赚到一些好处。

    “这孩子聪明。”进了学校,跟苗校长并排行走的老师,轻声说道。

    这位老师看起来年纪不小,白发已经很明显,身材短小,水桶腰,胖得很有喜气。

    苗晓秋对她笑了笑,又转头给林淼介绍道:“淼淼,这是单老师,是我们学校最好的老师。本来单老师都已经退休了,这回是特地为了来教你,我们好不容易才把她重新请出山的。”

    林淼上辈子在百里坊小学待了足足6年,也没见到过这位单老师。

    听苗晓秋这么一说,赶紧恭恭敬敬道:“单老师好,麻烦单老师了。”

    单老师哈哈一笑,再一次夸道:“真真好!这孩子懂事!”

    三个人一路走一路说,单老师问了一些林淼的基本情况,苗校长答一些,林淼自己也说一些,等走到教室门口时,单老师已经急不可待地要测试一下神童的分量。

    6岁小孩做出小学六年级的数学题,而且还是满分。

    这种智商水平的小孩,单老师曾经教过一个,后来被中科院少年班挑去了。

    但是那个孩子,她很遗憾地只教过一个学期,跟她学了一个学期之后,就被交到了广场小学另一个更厉害的老师手里。

    不过这回,应该没人抢了吧……

    单老师看林淼的眼神,变得有点火辣辣起来。

    上课的地方,就是平时上音乐课用的阶梯教室,楼上就是校长室。

    苗校长把林淼和单老师从到教室门口,开了门,就上楼去了,不想影响上课。

    林淼跟着单老师走进教室,单老师把门一关,就开门见山地问道:“那本奥数题,做得怎么样了?”

    林淼老老实实道:“做了前300道题,大概做出200道吧,有些题目的解题思路,完全一点都没有,没见过这种套路的。”

    “套路?”单老师微微一顿,旋即笑道,“这个词用得好,说得很对,就是套路!”

    林淼装得很乖地微笑不语。

    单老师又问:“有哪些题目做不出,是因为看不懂题目意思的吗?”

    “那倒没有,题干都能读懂,就是纯粹的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林淼道。

    “哦……”单老师又微微点头,“那你的语文阅读理解水平是挺高了,这些题目拿给一些上中学的孩子读,有些孩子也读不通呢……”

    说着,她把包放下来,从包里拿出一份卷子,递给林淼道:“这样吧,今天先不上课,咱们做一张考卷,给你摸个底。知道摸底是什么意思吗?”

    “嗯嗯,懂,掂一掂我有多少分量。”林淼答道。

    “太聪明了!”单老师忍不住伸手去摸林淼的头。

    林淼都习惯了,摸就摸吧,反正小孩子头发长得快,也不怕被摸秃……

    考试时间一小时。林淼就坐在阶梯教室的椅子上,靠着国外电影里常看到的那种椅子自带的小垫板,安安静静地把卷子从头到尾做了一遍。

    题量不算大,30道奥数题,相当于要求平均2分钟内做出一题。

    林淼做得还算顺利,60分钟后,他放下笔,交上了卷子。

    这回发挥不错——经过整整三天的针对性训练,他对奥数的一些套路已经掌握得较为熟练,30题一共做出22题,而实在不会的8道题目,也没有非要蒙一个,干干脆脆就空着。

    单老师拿过卷子,先是跟所有老师一样,先大夸特夸了一把林淼写的字,然后才一道一道往下看。她改卷子的速度很快,表情越看越开心,等改完卷子,很是欣慰地对林淼道:“孩子,你哪天要是当了科学家,可不要忘了单老师啊。”

    林淼呵呵一笑:“单老师,你放心,你绝对见不着那一天的。我已经决心要搞马克思理论研究了。”

    单老师眼皮子一跳。

    她这辈子教书教了30多年,什么样的小孩没遇到过?

    可是她真没见过哪个小学生有这种想法的,怕是找遍全国也很难找出另一个吧?

    决心要搞马克思理论研究……

    小朋友,话说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