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大厦将倾

    太监是不可能太监的,只是……算了,也没啥好解释的,即日起恢复更新——另:年后再建群。

    申正下午四点前后,汇聚了大半日乌云,终于遮蔽了天边最后一丝光亮,

    虽然命人点起了灯烛,但监正值房里依旧有些晦暗逼仄。

    再搭上那牛油蜡烛不知怎得,偏偏无风摇曳起来,直衬的白常启脸上阴晴难定。

    下首周吴晟偷眼观瞧见,却还以为是自己方才的挑拨有了效果,于是忙趁热打铁道:“大人,这回两京一十三省奉上谕,向咱们山海监呈文,原是打着灯笼寻都寻不见的好机会,偏偏这等紧要关节,那王守业却喧宾夺……”

    “此非伯成本意。”

    白常启适时打断了他愈发露骨的构陷,沉声道:“再说,他又何尝愿意被人侮指为奸佞?”

    周吴晟被顶的一瞪眼,有心再掰扯几句,却听白常启又道:“不说这些,那祈愿蹄铁如何了?”

    一听到‘祈愿蹄铁’四字,周吴晟登时又来了精神,深深一躬道:“正要回禀大人,卑职昼夜督促,已成功许下愿望已有五个,确定达成的也有三个,期间并无任何异常!”

    “都是什么愿望?”

    “有祈愿家人大病痊愈的,祈愿发一笔横财的,有奇缘加官进爵的,还有……”

    说到半截,他突然刻意止住了话头。

    “还有什么?”

    “还有祈求子嗣的!”

    “嗯?!”

    白常启眼中一亮,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往前倾了倾,舌音微颤着追问道:“可曾应验?!”

    说完又觉得不对,生孩子哪有那么快?

    就算只是查出妊娠,也需要一两个月以后才有可能。

    谁承想周吴晟却猛地点头:“应验了!前天刚祈过愿,今儿中午他家娘子就诊出了喜脉!”

    “竟如此神异?!”

    白常启闻言愈发激动,忍不住起身来回踱了几步,随即脸上的惊喜之色渐渐消退,却又浮起些瞻前顾后的忐忑来。

    背着身喃喃道:“会不会是凑巧了?”

    没等周吴晟应答,又来了句:“是不是还有什么弊端,咱们未曾发现?否则那些白莲教匪……”

    “大人多虑了!”

    周吴晟不假思索的解释道:“此物虽然神异非常,却也不是没有短处——余下两个未曾实现的愿望当中,都是涉及朝廷、涉及官爵的!”

    “以卑职愚见,此物约莫是被官气所克制,而白莲教持此物行大逆之道,自然是诸多禁忌百般不顺。”

    自官印与龙气镇压诅咒事件之后,最早由王守业和张居正提出的气运说,已是悄然深入人心,近来甚至频频被朝臣言官所引用——当然,版权并没有归在二人身上。

    故而周吴晟此时突然提及‘官气’,白常启倒也并不觉得荒诞离奇。

    于是微微颔首,又缓缓坐回了椅子上,双手各自掐住了一角衣袖,不住搓揉碾捏着,口中却是半晌无语。

    “大人?”

    周吴晟静等了半晌不见回应,忍不住抬手指天,提醒道:“那位怕等不得太久。”

    白常启手上的动作一顿,嘴唇微微颤了几颤,却突然问出了个不相干的问题:“王守备这两日可曾好些!”

    “大人!”

    周吴晟的声音骤然一高,起身肃然道:“若是会牵连到景王身上,卑职又岂敢造次?但我等不过是寻几个宫人,在事后祈愿求子,便有什么纰漏又能如何?!”

    白常启再次沉默起来,几次喉头涌动,却只觉口干舌燥,片言难出。

    厅中寂静良久,忽听得门外有人扬声道:“老爷,家里传了要紧消息来。”

    白常启发僵的身子忽然一软,有气无力的涩声道:“进来吧。”

    话音刚落,就有个亲随挑帘子进门,匆匆往前迈了几步,斜瞟了周吴晟一眼,见其并没有要退避的意思,便上前与白常启耳语起来。

    白常启听了几句,面上就突然变了颜色,咬着牙关发了会儿狠,猛地跺脚道:“罢罢罢!如今也顾不得吝惜几个宫人了,你明日随我……你明日便去景王府上走一遭!”

    见这差事终于落到了自己头上,周吴晟先是大喜过望,正待躬身领命,忽又觉察出些不对来,迟疑着抬起头探问:“卑职自己去?那大人您……”

    白常启大袖一甩,义正言辞的道:“眼下山海监刚得了参劾,多少人盯着本官,本官又怎好妄动!”

    这话虽然合理,但周吴晟总觉得,其中多有推搪避嫌之意。

    但想到自己的计划,只需趁热乎让几个宫女许愿,自始至终无需与景王接触,便真出些纰漏又如何?

    故而他便顺势应诺,兴冲冲的出了值房,回屋准备一应事物。

    目送周吴晟离开,又挥退了传话的亲随,白常启独自一人在厅中默然良久,才幽幽叹道:“若真是大厦将倾,便也怨不得白某人另做绸缪了。”

    …………

    怀苏楼。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趁着麻贵与朱炳忠拼酒,吕阳笑吟吟的冲王守业举了举杯,不等王守业以茶代酒的回应,又笑问道:“宫里之前传出来的消息,老弟可曾听闻?”

    王守业还当他说的是海瑞上树一事,苦笑着自嘲了几句‘奸佞’,却惹得吕阳摇头不已:“和这事儿有关,但我要说的可不是这个。”

    说着,压低了嗓子悄声道:“陛下盛怒之下,命内阁率六部九卿批驳那封奏疏,据说严阁老只是在御前稍坐了片刻,就淌出一胡子的口水,有太监奉命帮他老人家擦拭时,还……”

    “还怎得了?”

    “还嗅到些骚臭味儿和血腥味儿!”

    吕阳说到这里,忽的话锋一转:“唉,严阁老主政二十余载,年逾古稀仍这般不辞辛苦,实在是难能可贵啊。”

    后面的找补且不提。

    吕阳现如今接替周怀恩,作了子字颗的掌班,近来又接连承揽了几桩钦命大案,颇得提督黄锦信重。

    既是他有意透露给自己的,这消息多半不会有假。

    如此说来,严嵩竟是在殿上大小便失禁了?

    那血腥味又是怎么来的?

    便血?

    还是尿血?

    如果是前者还好,若是后者的话,严嵩的身体状况怕是已经出了大问题,甚至可以说是命不久矣!

    啧~

    其实严嵩真要是在首辅任上一命呜呼了,倒也未尝不是件好事——说不定还能留下些余泽,庇佑子孙后人呢。

    只可惜……

    他那些子孙后人、爪牙余党,未必会满意这一星半点的余泽。

    尤其是那位小阁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