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余波

    呃、嗯、那个、总之还有……

    天还未曾大亮,朝阳门外就已经挤满了人。

    那三五成群的,还能轮替着去避一避风雪;那独行的怕耽搁了行程,便只能在队伍里缩手缩脚的强捱。

    队伍当中的一辆马车上。

    陈七捧着手炉隔窗张望,见那些挑担提篮的商贩们,个顶个冻的鹌鹑仿佛,心下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原本他答应给王家的庄子做账房,只是贪图那份丰厚的月例银子,可真等走马上任之后,才发现自己得来的好处远胜于此。

    那庄子上下二十几口,就只有他这账房是新主家派来的,在旁人眼中就仿佛口含天宪的钦差一般。

    一个个殷勤无比不说,每每还有‘提及’奉上。

    除了每天需要抽出一丁点时间盘账之外,这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了。

    于是没过几日,他就修书一封把妻儿唤来城外,彻底告别了那朝不保夕的练摊生涯。

    若非昨儿突然得了消息,说是王老爷因公伤了眼睛,他这会儿多半还在庄子里乐不思蜀呢。

    不过……

    趁机来个衣锦还乡倒也不错。

    想到这里,陈七就决议去王家探视问安之后,就回家转上一圈,好让街坊邻居晓得自己眼下是什么牌面!

    正暗自得意,忽听得前面骤然嘈杂起来,初时只以为是城门洞开所致,后来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对,那门前人潮汹涌的,却不是往里涌,而是往两下里散开。

    陈七挑起车帘,正准备探问究竟出了何事,忽听得前面有人叫道:“滚开、快滚开,莫耽搁了阁老发丧的时辰!”

    顺着声音望去,却是百十个身着胖袄的官兵,正各持器械驱赶行人。

    这是哪家在发丧,竟然有官兵开路?

    “还能是哪家,严阁老家呗!”

    约莫旁边也有人问出了想同的疑惑,人群中就有人阴阳怪气的道:“除了严家,还有谁敢这般霸道?”

    听是严家发丧,原本还在观望的,也都不等兵士来赶,便纷纷做了鸟兽散。

    众人在路旁引颈张望了约莫一刻钟,才听得城内传来哀乐,等瞧见披麻戴孝的严府豪奴,却已是小半个时辰之后了。

    但见队伍每走上几步,便有人高呼一声,引导着众豪奴转身跪拜,让干嚎的哭声冲霄而起。

    就这般,足用了一个多时辰,严夫人的棺椁才堪堪出了朝阳门——而后面送葬的队伍,仍是浩浩荡荡无边无际。

    内中红的、蓝的、绿的,怕足有上千名各级官员到场!

    “乖乖!”

    陈七打量着那二十四人抬的棺椁,一时直艳羡的咋舌不已,暗道人活一世,若能这般风光大藏,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与此同时。

    严世蕃却在为排场不够而大发雷霆。

    要说文武官员其实来的也不少,但围在他父子身边逢迎拍马的,却比平日少了许多。

    旁人见他铁青着脸,唯恐触了眉头,便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唯独心腹谋士罗龙文,仗着情分不比旁人,上前劝道:“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古今概莫如是,小阁老还是看开些吧。”

    “世态炎凉?”

    严世蕃瞪着嗜血的独眼,从鼻孔里喷出两道浊气,咬牙冷笑道:“我严家的笑话,是那么好看的?”

    说着,忽地话锋一转:“白仰庵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罗龙文面色一肃:“白大人倒也想尽快办妥此事,只是……”

    “只是怎得?”

    “只是那王守业突然伤了眼睛,怕是要在家中静养一段时日。”

    “那又如何?”

    严世蕃不悦的横了罗龙文一眼:“诺大一个山海监,难道就指着个毛头小子不成?”

    “白大人也是力求稳妥,才想等……”

    “等不得了!”

    严世蕃将袍袖一甩,不容置疑的道:“只有先铺好了后路,咱们才好去趟出一条通天大道!”

    通天大道?

    按照现如今的局面,即便景王靠着子嗣,夺得太子的宝座,严家怕也要蛰伏到他登基之后,方能重新得势。

    但严世蕃偏说要去趟一条通天大道……

    罗龙文将这话来回揣度了几遍,忽地骇然变色,急忙低垂了头颈,恭声道:“那我再去催一催。”

    说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回头在队伍里巡索白常启的踪影。

    不过还没寻出几步远,他又忙退到了路旁,避过了严府的一众女眷。

    虽是在送葬。

    但严府二少奶奶刘氏嘴角的笑色,却是怎么也藏不住,只得拿帕子掩了大半张娇俏,假作抽噎啜泣之态。

    她这般喜形于色,自是因为丈夫被公公选中,承担了这次南下发丧、守灵的重任—。

    而这就意味着,如果不出差错的话,等严鸿浩替父守孝回来,就可以正式取代严鸿亟,成为下一任家主的首选。

    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就这般赤条条的摆在了眼前,却让刘氏如何能够不喜?

    而与之相比,夫妻暂别自然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再说……

    刘氏斜了眼身旁的大嫂陆氏,更觉得丈夫离京一段时间也是好事,免得被这骚狐狸勾了魂儿去!

    却说陆氏感受着刘氏挑衅的目光,心下的不安与怨愤几乎达到了顶点,若非将十根指头狠狠掐进掌心里,险些忍不住当场发作起来。

    虽然她早就知道,严鸿亟曾经的地位,必然会被几个弟弟所取代,但真等事到临头,却还是妒恨的心如刀绞。

    就这般浑浑噩噩的往前行了几步,忽觉有人代替玉茗扶住了自己。

    疑惑的转头望去,却是妯娌邹氏,心下不觉愈发纳闷。

    邹氏的丈夫是个体弱多病的,连争夺继承人大位的资格都没有,故此也便甚少搀和那些争风吃醋的事儿。

    再加上邹氏的性子素来冷淡,即便陆氏最得意的时候,与她也只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态度。

    偏这当口,却怎得忽然于自己亲近起来了?

    “大嫂。”

    正狐疑着,就听邹氏悄声打探道:“听说你那弟弟调去了山海监?”

    她问景承作甚?

    难道是……

    垂涎自家弟弟的美色?

    陆氏心下警兆顿生,不冷不热的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

    “那……”

    邹氏脸上闪过喜色,随即又忙收敛了,将头往陆氏肩上凑了凑,带着三分讨好之意道:“那大嫂能不能帮我问问,看他那里可有龙根发卖?”

    “龙根?什么龙根?”

    “就是那黑龙的根须啊!”

    邹氏见她竟然不知此事,下意识比了个粗长的形状:“听说拿来泡酒饮用,就可以让男人……”

    说到半截,忽又警醒过来,面红耳赤的垂首嗫嚅:“总之……总之是有奇效。”

    原来是为了这等事。

    陆氏好笑之余,也不禁生出些高高在上的怜悯——亏她也嫁人两年有余,看这样子却怕是从未体验过真正的闺房之乐。

    这想到闺房之乐,她脑海中却突然浮起张黑灿灿的国字脸,一时间不由得怔在了当场。

    “大嫂、大嫂?”

    邹氏不知就里,等了半晌也不见回应,只得又央求道:“若有门路,便多花些银子也无妨,只求能……”

    “你放心!”

    不等她把话说完,陆氏忽然大包大揽起来:“过几日我找他好生打听打听,真要有门路,一准儿给你弄来!”

    说话间,两只桃花眼提溜乱转,隐隐竟还透出些阴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