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6章 这就是我欠白前辈钱不还的原因!

    宋书航听到这话时,心中一动。

    对啊,未来子所在的那个世界里,第九天道会是谁呢?

    正常来说,天道就像是诸多时间长河中的固定节点坐标——从目前的‘过去’来看,无论是在哪条时间长河里,历代的天道都没有改变。

    天道就像是时间的大趋势,许多世界的细节都会有改动,无数细节的堆积就会化为巨大的不同,但天道如同中流砥柱,永不改变!

    但未来子所处的那个世界,却有些异状。

    目前,2020年时间节点的天道是白前辈和他。

    他已经超脱了……所以,第九天道应该是白前辈才对。

    但是,未来子所处的那个世界中,白前辈已经离开了,所以,未来子世界中的天道肯定不是白前辈!

    想来一定是可靠的未来大霸宋,欠的钱不够多!宋书航在心中暗暗总结道。

    上次他在‘海胆时间长河’接触到未来子世界的大霸宋时,得知那个可靠大霸宋,竟然以一己之力,偿还了欠白前辈的大半灵石!

    当时宋书航简直不敢想象!

    这还是人能干的事情吗?

    宋书航无法想象自己在晋升天道前,靠自己一点点攒钱,然后独力偿还白前辈灵石的画面!

    你以为你欠白前辈的是灵石?

    不,那不是灵石,那是因果!

    是白前辈和你之间深厚的因果!

    这份因果越大,白前辈才不会离开!

    而且,同样是霸宋,为什么你不仅可靠,还能攒钱?

    连远古语言都学的特别溜?

    大霸宋简直是宋书航幻想中的‘完全体’,优秀、可靠、有钱、被同伴们信赖。

    不过,宋书航并不羡慕大霸宋——因为他依赖着所有的前辈,依赖着一身的挂件,同样很香!

    比如现在,哪怕他已经超脱了,想要自己整一个‘复活阵法’其实也不难,学会也就分分钟的事情。

    但他还是可以依赖天道白前辈。

    这就是他欠白前辈那么多钱还不去偿还的原因。

    行的,白前辈。那到时候,我们一起前往未来子所在的世界……我倒要看看,是谁在第九天道事件上作幺蛾子。宋书航回复道。

    和白前辈约定好后,他又合掌轻轻一拍。

    啪~

    巨大的复活阵法光辉散开。

    楚茕茕熟悉的碧水阁成员一个又一个从复活阵法中出来。

    宋书航头顶上,正版楚茕茕呆毛如弹簧一样卷起,显示着她内心的激动情绪。

    黑裙的楚two早已湿了眼眶,一颗颗珍贵的长生者之泪,不断从她眼眶中落下,顺着她吹弹可破的脸颊滴落。

    开心的泪珠滴落在霸界的地面,转眼间便化出一个充满灵气的池塘——而且,随着楚two泪珠不断滴落,这池塘面积还在不断扩大,有要扩大成湖泊的迹象。

    宋书航差点就本能想去,将这些‘长生者泪珠’接起——好在他及时想起自己已经是‘超脱天道毕业者’。如果真想要长生者之泪的话,去找何止魔帝打一顿就行。

    不用在这个时候去接楚two的泪珠,破坏气氛。

    这就是境界高了,心态自然也就变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也是一种成熟的表现。

    复活阵法中,复活的碧水阁成员,无论男女老少,一个个缓缓睁开眼睛。

    他们从远古的岁月中被召回,被重新注入灵魂。

    而他们的记忆,还停留在‘碧水阁’被毁灭的绝望时刻。

    “咦?我不是死了吗?”一位身着花裙的仙子疑惑地伸出双手,望着自己洁白的手掌:“而且,我这裙子是怎么回事?我从不穿裙子的呀。”

    在她边上,一位身着西装的修士也是一脸懵逼望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是什么装扮?”

    显然,他们身上的衣服不是原装。

    ——复活的碧水阁成员,按理来说都是光秃秃的。毕竟复活阵法,不可能连衣服也复活。

    这些衣物,是细心的白前辈随手用‘天道权限’临时制作,补上的。

    毕竟,在这感人的刻,复活一群光秃秃的碧水阁成员,有些破坏气氛。

    这才是真正可靠、成熟、细腻的前辈。

    “我不是死了吗?”

    “碧水阁呢?阁主呢?”

    “那些该死的捉妖人在哪里?”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他们。阁主,阁主你先走!”

    “逃生通道,将年轻的弟子送入到逃生通道!”

    睁开眼睛后的碧水阁成员,闹哄哄的一片,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阁主,是阁主!”穿成中国娃娃的金童玉女,远远便看到在哭的楚two。

    金童玉女是楚茕茕的贴身童子,负责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与楚茕茕最是亲近。

    “阁主,你怎么哭啦?”金童玉女飞快踩着湖水,跑到楚two身旁,伸出小手替她擦去眼泪。

    但她们发现,阁主的眼泪好重,落在她们手上时,他们的手腕被压下——泪水又滴落在湖中。

    脚下的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巨大起来!

    好厉害!

    金童玉女双眼发亮。

    阁主变的好厉害,眼泪竟然能变成湖泊!

    这是她们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

    楚two伸手,轻轻将金童玉女抱起。

    “谢谢。”她这次,大声的对着边上的宋书航道。

    心中最后的那丁点执念,随着碧水阁成员的归来,终于彻底的放下。

    “现在还要我的项上人头不?”宋书航打趣道。

    他还记得,好几回,楚two悄悄爬到熟睡的他床边,轻轻拍着他的脑袋,仿佛在看着他的脑袋瓜熟没熟。

    “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看气氛。”楚two破涕为笑。

    梨花带泪又笑靥如花。

    “你是谁?”金童玉女警惕地望着站在阁主身边的男人——陌生的男人!

    不是碧水阁的人!

    “他是我最重要的人。”楚two轻轻拍了拍金童玉女,安慰道。

    但金童玉女对宋书航更加警惕起来——这很可能是要骗走她们阁主的对象,防备加强!

    “初次见面……不对,实际上我应该和你们不是第一次见了,虽然你们不可能记得我。”宋书航哈哈一笑道:“小家伙们,我再给你们变个魔术怎么样?”

    “什么魔术?”金童玉女疑惑道。

    宋书航伸手抓住脑袋上的楚呆毛,用力一拔。

    然后,原本趴在‘活泉’岸边,正低头偷偷哭泣的成熟楚茕茕脑袋,被宋书航带出,顶在自己头顶。

    画面一度非常惊悚。

    金童玉女:(?Д?≡?Д?)

    两个孩子,被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