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朝堂大佬滇南行,黔国公府觅去处(下)

    “您的意思是……”

    沐昆愣愣的看着小公爷,却见漂亮的张小公爷矜持的一笑。

    端起了茶碗,轻声道:“请茶!”

    沐昆不敢怠慢,赶紧跟着端起了茶碗。

    两人轻抿了一口,张小公爷这才微笑着道。

    “洪武陛下时国朝初立、边疆不稳,需有忠心重将镇于西南、握大权方可安稳。”

    张小公爷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而是看似说起了不想干的话语。

    “今非昔比,若是此番国朝撤安南、东吁之兵力,又疏通沿途驿道……”

    沐昆没有插话,他只是垂首安静的听着。

    随着张小公爷的陈述,他则是心里住的点头。

    粤北、黔州和桂西三地的改制已经可以看出来,国朝国体将有大变。

    随着国朝皇家掌控的军力加强、驿道的完善,这种以王爵镇守边疆的情况必将改变。

    收回王爵的大部分权力和兵丁,已经是势在必行之事。

    北方鞑靼边患不再,国朝自然要腾出手脚来收拾多年尾大不掉的各路王爵。

    而随着西南的平定,安南、东吁的平息。

    那么首当其冲的会是谁?!自然是他沐昆的黔国公府啊!

    谁叫他黔国公府首先就是非朱姓王爵,且又正好借着西南平叛彻底除掉了威胁。

    同时现在大军,还就驻扎在春城呢!

    所以黔国公府若要继续存在,最好是在陛下做出对他们的处置决定之前就先自行处置。

    “自削兵权、不涉官衙,仅留上奏监察、护卫一百!”

    张小公爷微微一笑,竖起手指轻声道。

    “每代黔国公世子,皆须往京师为太子伴读!一并入读‘帝国皇家军事学院’……”

    沐昆听得这话不由得激动的浑身颤抖,他可不是完全的傻子。

    否则的话历史上本被称赞聪慧、懂礼、好诗书的他,为何后来自污贪田跋扈?!

    说到底就是成长到一定程度了,沐昆知道自己不能太出色。

    一个远离京师的边疆异性王,有数代人望、手握重兵。

    你还谦谦有礼、好诗文,礼贤下士……你想干嘛?!

    要造反么?!

    即便是他没有这个心思,也难保别人不会认为他有这个心思。

    人不在朝中,那些个朝臣们说多了……

    皇帝未必就不会有心思,而哪怕有一丁点儿这样的心思。

    对于远在西南的黔国公府来说,都是致命的。

    若是自除兵权又自削护卫,还明确要求不涉官衙政务。

    一个上奏权而已,又把自己儿子送去与太子为伴读。

    这妥妥的是国朝忠臣做派啊!

    便是在沐昆激动的拜谢小公爷的时候,樱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公子,外间有两位老爷来访……”

    说着,把对方的名刺给递了上来。

    小公爷拿过来后看了眼,不由得笑了笑:“且带他们进来罢!”

    说完,待樱子告退下去。

    才对着沐昆道:“内阁西涯、石淙二公,已是到了。”

    叫小公爷这么一说,沐昆心神领会。

    没一会儿,便见得李东阳与杨一清二人被领了进来。

    “哈哈哈……二位大人,多日不见风采依旧啊!”

    张小公爷笑吟吟的迎接了上去,但透过李东阳和杨一清的眼神他看出来不对了。

    这俩感觉……来找事儿的?!

    杨一清本欲进来后就发作质问一番的,但看到有外人在还是脸色平静的回礼。

    小公爷脸上没有带出丝毫的情绪,依旧是笑吟吟的将沐昆引荐给他们二人。

    沐昆也是个懂事儿的,一瞅人家大概是有事儿商量。

    于是见礼一番后,便自称有事儿告退。

    将沐昆送到了营外,目送着沐昆离开小公爷这才回来。

    妙安小姐姐瞅着杨一清这老家伙,不由得撇了撇嘴。

    哼哼哼~跟我家公子置什么气呢?!

    其实走回来的小公爷也一脸莫名其妙,这俩老家伙跑来跟小爷撒什么气啊!

    “将军,老夫且问……”

    杨一清好容易忍到了小公爷回来,便是要开口诘问。

    但却被边上的李东阳理智的拉住了,沿途上他想了想。

    觉着小公爷绝对不会是自作主张,无的放矢的那种人。

    “痴虎儿,老夫听闻春城里说要将安南、东吁抄家事宜扑买?!”

    小公爷一拍脑袋,原来是这事儿。

    当下笑这摆手,抬手让妙安去取来了一个盒子。

    直接递给了李东阳,后者打开一看不由得叹气果然如此。

    却见盒子里装着一轴圣旨,居然用的是七彩色。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看着这开头、再瞅上面的祥云龙纹绣,杨李二人知道这圣旨是假不了的。

    再看内容,杨一清顿时脸就红了。

    皇帝居然同意了这件事情,而且命张小公爷在他们二人到来前全权处置。

    “老夫鲁莽了、鲁莽了!在此,老夫给玉螭虎陪不是了……”

    杨一清倒是光棍的很,一见是皇帝同意的当下就起身给小公爷大礼道歉。

    “石淙公快快请起,如此大礼小子不好担待啊!”

    倒是李东阳双手将圣旨放了回去,苦笑着道。

    “此事肯定不简单,痴虎儿还是好好与老夫等说说罢!”

    李东阳见状笑吟吟的岔开话题,不欲让杨一清太落面子。

    这也是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他二人听得李东阳的话也借坡下驴。

    再次落座后,妙安扁着嘴不情愿的给杨一清续茶。

    李东阳则是苦笑着心道:这臭小子,总是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些古怪想法。

    有了这圣旨,李东阳其实也猜想出来这事儿的缘由了。

    必然是随着第一道圣旨没多久,小公爷就发出去的密奏。

    此时他所发的密奏,必然是八百里加急送回去的。

    估计到的时候他们还没出发,但陛下下旨的时候李东阳他们已经离开了。

    他们行军的速度,必然比不上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圣旨啊!

    于是,这个时间差的存在让他们不知道这道圣旨。

    “其实,此事也简单的很……”

    给这俩老家伙笑吟吟的解释了一番,顿时杨一清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此番扑买的有好几项,其一便是抄家的扑买。

    因为只能是根据俘虏的口供,去估算被抄家的会有多少资财。

    而现在大军若是要开拔,那必然是需要军资的。

    军资怎么来?!安南和东吁,可不像是大明的领土那样可以有很多长期的加成。

    所以这必然是需要拿出些许好处来,让各家货殖总会掏出银子来支持国防军征伐的。

    “扑买者有数项,一则为查没的东吁、安南勋贵田亩。”

    人是必须给抓完的,不然这些人在搞三搞四大明对安南、东吁的掌控力长久不了。

    “国朝如今官员奇缺,也不好派人前往管束……”

    于是,不如交予这些货殖会来打理。

    重新将田亩按照安南、东吁各地百姓丁口,给他们分田!

    小公爷心里嘿嘿的笑着,劳资这是要在安南、东吁打土豪、分田地啊!

    “地租则按大明三十税一收,安南、东吁……他们就不必收了!”

    杨一清听得这话不由得心头一颤,可想而知那些安南、东吁的百姓会站在谁那边了。

    安南和东吁的税负他亦是略知一二的,至少是十二税一。

    再算上各家勋贵、头人的租子,几乎要到八税一的程度。

    好在安南、东吁两地一年可种三季,否则的话那是真要吃不起饭了。

    即便是如此,当地的百姓税负依旧是很沉重。

    若是大明的货殖会掌握了这些地,再辅以三十税一的话……

    百姓们又不傻,自然是要团结在减税老爷们的身边啊!

    啥安南王、东吁王的,那特么跟爷有一粒米的关系么?!

    “只是这土地得查抄后,才可知数量、再行扑买。”

    小公爷顿了顿,竖起手指头道:“于是,筹措军资下则生出第二则扑买!”

    “就是扑买抄家!”

    随着小公爷娓娓道来,杨一清不由得一身恶寒。

    吾且之!

    这玉螭虎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老夫也算是在边疆行走过的人啊!

    怎么就没想到过这个法子!

    被俘虏辨别出来的安南、东吁勋贵头人可不少,军卒中也有不少人知道他们家中情况。

    即便是不完全,也能够估算出个大概。

    除了田亩必然还有各式资财,比如金子、银锭、珍珠、珊瑚……等等。

    但能查抄出来多少,谁都不敢打包票。

    于是汪直他们将口供汇总出来后,按照整理的资财多寡、地位高低分门别类。

    再由张小公爷挂出来,给诸货殖会、商贾们扑买。

    价高者可得“抄家券”,标明编号、谁家。

    只要打到了地方,在国防军的保护下他们持“抄家券”进行抄家。

    能抄出来啥东西,全凭运气。

    抄空了那只能认倒霉,抄出来的东西多了也归他们自己。

    但按照安南、东吁的军卒们交代来看,抄空的几率很小。

    能抄到多少东西,却全凭运气是真的。

    “呃……这……”

    李东阳也有些傻眼了,这玩意儿国朝从来没有过啊!

    陛下这也太乱来了罢?!居然就把这所谓的“抄家券”让小公爷来弄了!